我住巴黎鬼屋的真實故事

我住巴黎鬼屋的真實故事

有個師姐看了末學的以前住的老房子的照片,隨興問起有沒有什麼靈異的事情發生?接著幾個臉書上的菩薩好友也說道有興趣想聽聽法國的靈異的故事,回頭想起來,在以前這棟老房子真的發生了很多事情,雖然孔子說道:子不語亂力怪神。

但是三千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想想什麼都有可能,而我們人類生活的空間還是真的很有限,當今人類的智慧也是極爲小的,而在老房子發生的一些事情,隱隱約約的好像就等著要發生,一切都是有因果的,這些的確是不能用科學的角度來解釋,所以末學也不能要求大家信受,如果不願意相信,就請您是看小說故事的心情來看,您就當是巧合吧。千萬不要跟末學起了憎恨心,末學也無心跟您辯論。



末學從小在國外長大,中文程度不好,如果有寫錯字,還請告之,謝謝。

在法國生活尤其在大巴黎租房子很貴,一份薪水大約有1/3的薪資都得拿出來付房租,接下來還得付昂貴的生活費,往往到了月底是存不下錢來,也常常是負的。說實話,很多人以爲法國人很浪漫,一定很有錢,其實一般的法國佬的存款是比不上台灣人,比台灣人窮多了。末學看過不少我們台灣女孩子結婚前被浪漫法國窮小夥子給騙的團團轉,結婚後往往一個女人家還得苦苦撐起家計,但不能說所有的法國人都是這樣,當然也有很認真上進條件很好的法國佬。以佛教來看緣份婚姻,強求不來的,都是有因有果的,也往往不是來還債的,就是來討債的,中國人稱夫妻是冤家,這冤家倆個字形容的真妙,所謂不是冤家不聚頭,真的好有道理。

在大巴黎,既然1/3的的薪資都得拿出來付房租,所以末學跟妻子就打算不如就買個房子,等於把房租交給銀行當作貸款,貸款結束後房子就是自己的了,以後還是能省下不少錢。妻子是屬於法式完美主義作祟的那種法國人,我們看了二年的房子,不下80多家房子,還是沒法做決定,每間房子她都能嫌棄的說出房子的缺點;太貴了;太舊;太破;沒陽光;還有鄰居太吵了。看了二年下來沒有一間房子她是滿意的。眼見房價一天天的高漲,而我們還是無法決定,我心裏打算就放棄不買了,也懶得再去看房子了,就讓妻子一個人去看,她決定好了,我就沒有意見了。

在這段期間,有一個小朋友學校的家長,常常會來找我們聊天吃飯,她自稱會通靈 ,這個通靈的女人說來也很奇怪,還是個法國名校的電腦碩士工程師,不過後來突然通靈後,就把她以前高薪的科技工作辭掉了,吃起素來了,靠著失業金跟以前的儲蓄過活,也突然常常說一些很奇怪的話,真是一樣米養百樣人,世界真是無奇不有,沒想到在法國也有高學曆的法國女乩童。在小朋友的學校也常常有其他的家長帶著嘲笑的眼光看她,當她是個瘋婆,不過我到覺得她有點可憐, 我有時候去學校接小孩子如果也遇到她,就會邀請她帶她的小孩來家裏一起吃頓晚飯,妻子也一樣很善待她們一家人。如果我們去看房子,剛好在路上遇見了她,跟她聊幾句後,她都會說道:【還不是,不對,不對,現在要去看的還不是你們的房子,你們的房子是石頭的,這房子很美的,它會呼吸,這房子很快就會出現了,它在等你們。】 每次也就感謝她的好意,她畢竟要我們放心一定有房子等著我們去住 , 不過我心裏想天下那有這麼好的事,那可能會有房子等人,這房子還會呼吸。 每次聽她這樣的說,我也無心跟她多說什麼,就只能感到很無奈的笑笑,趕快離開去看房子。

有一天剛好是巴黎地鐵大罷工,沒法去上班,就打電話給中介公司,約去看看房子,中介公司推薦這家150多年以上的老房子,沒想到看到了房子的花園,果樹,妻子居然笑的很開心,就趁著妻子還沒有後悔前,當下我就開了一張支票給中介公司當定金,就決定了就是這家房子。真是好事多磨,從小到大在異鄉到處流浪多年,今天終於買了自己的房子了,有點不敢相信。

這房子的牆壁是巴黎的紅石頭砌上去的,雖然房子的內部很古老陳舊,不過房子的結構真的很堅固,有三個大理石的壁爐,天花板還有舊時的石雕,房子外外面還有個美麗的瓷磚上面寫上百年前建築師的大名跟他的簽字,也顯出這房子當年的富貴。院子有葡萄樹,百年的白桃樹,蘋果樹還有草莓。有百香,玫瑰,紫藤,百年的茶花,牡丹還有一些我也不知道名字的花,院子內有個大約二尺多的小水池,池內有幾條魚。還有口古井。

說也奇怪,這房子的確是石頭砌上的,夏天到冬天,石頭也會熱脹冷縮的,牆壁的厚度會更著變,好像石頭屋子也是有情有生命一般,會呼吸一樣,這跟那個會通靈的朋友說的也未免太巧合了吧。 搬到這房子後,這個會通靈的朋友也來過家裏做客過,她當然一口咬定她說的就是這棟房子。不過到底是不是巧合呢? 佛教不承認世界上有偶然,一切都是有因果的。如果不是巧合,那這房子爲什麼等著我們來住呢?等著我們來,房子需要我們什麼呢?

現在想起來對末學來說這房子真的很完美,如果真的要挑缺點,也許唯一的缺點就是房子離火車站跟火車軌道太近了,當初害怕火車經過會吵到我們,不過住下來也就真的就習慣了,反而離火車站近出門方便多了,一件事沒有一定的好壞,看我們怎麼去看事情,心情也會跟著變。如來藏才不會管你的心情好壞,祂有什麼就給什麼。

搬到這房子剛好是冬天快結束了,春天來臨了,房子的大門前的百年茶花開的也太美麗了。好像歡迎我們一家人的搬家到這裏。 倆個小朋友好開心,小兒子也才剛剛會走路,還包尿布的到處亂跑,我回到家還沒進門就聽到他們兄弟倆個在院子玩的開心的笑聲。雖然我們已經沒錢請人來裝潢內部,不過我就慢慢來周末就來自己裝潢這房子,在國外就得自己來,所以我們的如來藏就會應這個緣而生種種手藝跟工巧 ,就是因爲這個萬能的如來藏,祂緣一切處,所以其實到哪裏我們都不用怕。我才作意要自己動手,才跟一個朋友在辦公室喝咖啡時提了一下,真的沒想到許多好友跟同事們周末都會自動來幫忙塗油漆,大家還真熱心。真是感謝他們。剛開始幾乎每個周末都很熱鬧,大部分的朋友也多是從其他國家來到法國的,大家在一起粉刷有點像是小聯合國,有時候一邊粉刷大家一邊唱歌,到了晚上末學就下面不然就做比薩餅請給大家吃。末學常常想要成就一件事是一定大家一起合作的,不是一個人在唱獨角戲,所以誰出來領導大家做事都不要緊,重要是把事情做好,菩提道的成就也一定是這樣子的,如來法是無我的,如果一個人一直想出來出人頭地,顯示他很強很牛,這個人一定跟如來法是不相應的,如來也就是因爲這個無我的無爲法而能成就如來,我們也因爲這個無爲法而成就菩提道。

住進來幾個月後,過完了夏天,入秋,天氣又突然變冷了,一個星期天下午,我們一家人在房子裏面,我拿了些木頭,在客廳的壁爐點了火,客廳烤的紅紅的, 妻子到院子深處去采蘋果,我感到很奇怪,這麼那麼安靜,就叫了小兒子的名字,大兒子就說弟弟沒有在他的房間也不知道他在哪裏,接著對遠方的妻子大喊是不是小兒子也在采蘋果,結果也沒有,這小家夥平常很粘我的,這麼一會功夫就不見他人了,到哪裏去了呢? 叫也不回答,太奇怪了。 我就往院子走了幾步,走到小水池前,突然看到他整個人漂浮在水面上, 心裏一驚,我就下水就很快的把他拉了出來,往妻子的方向大吼一聲:【兒子溺水了快叫救護車來】,妻子急急的進房子打電話。大兒子聽到從樓上想跑下來看,緊張說了聲:【弟弟死了嗎?】當時我不允許他出來到院子看。看的小兒子一動也不動,眼神的瞳孔已經沒有光了,心裏想他是不是已經走了呢? 就應當趕緊對他做人工呼吸, 不過他嘴巴被冰的發紫,牙齒緊緊的扣住,怎麼做人工呼吸呀,突然想到小時候武術老師曾經說過打扣嘴巴的倆側,下巴就會掉下來了,嘴巴就會開了。這以前也沒有試過,這念頭一過,當時手就很快的扣小兒子嘴巴的倆側,果然嘴巴就會開了,吸了一口氣就對他做起人工呼吸了,接著拍壓他的肚子,做了好幾回,這麼都沒有起作用呀,這麼沒有效呀,時間好像變的好長好長,這時間也未免太長了,心裏說道兒子呀你快點起來起呀,一直不停的做人工呼吸,接著拍壓他的小肚子,我以前是練鐵砂掌的,所以不敢拍太大力,看的他沒動靜,心裏想我拍壓大力點好了,就用力一拍,他的嘴巴噴出一點紅紅的血跟水,眼神的瞳孔光又緩緩再度出現,他也哭了出來了。 就在那時候,幾個消防隊員也從外面進到家裏的院子。倆個消防隊員一到院子就把小兒子抱到屋子內,放到壁爐旁邊,他們把兒子的濕的衣服脫掉,拿出乾淨的毛毯把他包住,我看了消防隊員很靈活的幫小兒子身體加熱…。 我腦子是一片空白的,聽小兒子在屋子內哭聲,倆個消防隊員隊員跟妻子在慢慢餵他喝點熱水,我就呆呆的在院子的大門口坐著,大兒子跑出來抱著我叫聲:爸,我也回抱著大兒子說著:【沒事了,沒事了,弟弟沒事了。】

接下來警車也來了,來了幾個警察跟末學聊了幾句,他們想了解是不是有人要刻意推兒子進水,這警察真是莫名其妙,我怎麼可能去害自己的兒子推他下水的。有一點生氣的跟警察解釋 完了,警察也覺得末學說的有理,他們就從警車上帶了一杯咖啡請末學喝。同一時間, 一位女警跟一名女消防隊員在屋子裏面安慰流眼淚的妻子。一個消防隊員堅持要送小兒子去醫院檢查一下,我們也就跟去了。消防隊員離開醫院時候,一個消防隊員流著眼淚,很感動的看著小兒子的跟我們道再見。

在醫院等小兒子不哭了,小兒子半法文半中文的說 (兒子還小語言的表達能力還不是很完整),小兒子說他已經走了很遠了;他又說了聲爸爸碰碰;然後指著自己的肚子;又說聲痛痛;他說他就又回來了。

在醫院住了幾天,出院又遇到同一個消防隊員(這次他送一個老人來醫院),上次他說再見還真的又再見面了。 他看小兒子出院了,他也很高興,就逗小兒子說:【下次還你要不要去水池裏面撈魚呀?魚好不好吃呀?】。這消防隊員還真逗,我一邊解釋我們一家都是素食主義一邊離開醫院。

一個法國鄰居老太太也告訴過我,我們這房子的院子以前還有另外一口井,當時房子主人的小孩子也溺水被淹死了。後來聽說又有一條狗被淹死了。 所以那口井已經被封了,就大約就是我們的院子梨子樹前一點的位置。這也許是巧合吧? 是真的巧合嗎?

小兒子救回來就真的沒事了嗎? 故事才開始呀 ! 小兒子開始常常一個人不知道跟誰說話,不然就跟我們說有【一個人】在鬧他,就一只手指著牆壁沒人的地方,告訴我們,那個【人】就在那裏,接著又指著另外的地方說【他】已經走到那裏了。我有時候說那裏沒有人呀,小兒子就很氣的用力指著牆說:【他】就在那裏,爸爸爲什麼看不到?。 晚上睡覺更是糟糕,他不敢一個人睡了,就跟大兒子一起睡,有時候倆個兒子同時做噩夢的醒過來。 後來他拿了個小熊的布偶,跟我說了句西班牙文(不是法文):【鬼】在這裏,不過這個【鬼】是他的好朋友。 之後他到那裏這個小熊的布偶一定也要去,出門去朋友家做客這個小熊也一定到帶去。幾個多月下來,我們一家人被這事搞得雞犬不甯,一下又是【他】來鬧,一下子又是【鬼】要跟他玩。這段時間小兒子的手指還在托兒所被門掐斷,又住院了幾天,當然他住院的時候,小熊也是跟著去。那一陣子托兒所的老師看到我們都很不好意思,都是再三道歉。

問題是只有小兒子一個人看到很多東西,我們無法證明是真的還是假的。原本認識的那個法國女通靈人,她孩子轉學後我們就再也沒見到她了,也不知道她去哪裏了,也沒辦法想請教她了。接著小兒子離開托兒所進入了幼稚園小班,妻子跟學校的一名老師說這回事,這個老師以前也遇過靈異的事,該老師也是透過一個通靈人來幫忙解決的,說很有效的, 這老師把通靈人的地址跟電話給了我們,妻子打了通電話給這通靈人,對方要我們寄房子的照片給他,他會回信給我們。幾天後也真的回信給我們了,他信上寫了這房子有7個鬼在這房子,其中有一個鬼是以前就一直住這房子的,其他六個是所謂的孤魂野鬼是來做客的,信上說他已經都把他們請出去了,接著他請我們捐錢給一家孤兒院,他自己本身不收錢的。不知道這個人說的是真還是假的,不過給錢給孤兒院,這倒是一件善事,是應該給的。所以我們就給孤兒院捐了筆錢。

我們想這事情也應該就結束了,我們都已經給孤兒院捐了筆錢了,可是過了幾天後,小兒子又說【他】又來鬧了,而他說他的【鬼】小熊好朋友一直都跟他在一起,從來沒離開家過。 那段時間真的是不知怎麼解決小兒子的問題,真是方寸大亂。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很慚愧,真是沒有一點定力 ; 當初看了許多南懷瑾老師的書,還自己以爲很了解佛教;佛教道理好像知道很多,可是一旦真正遇到問題什麼功夫都拿不上了,就到處問鬼神,找通靈人幫忙,修行真的不是在大腦的意識,知道而做不到,就是潛意識的這個能生意識到根【意根】不想做,這個潛意識的【意根】自己沒有被說服,所以就沒有定力。那時看南懷瑾老師書上寫的一些咒語,末學也很持續的念,但是一點效果都沒有。小兒子還是看見一些來鬧他的【人】。 現在才知道有些咒的效果是會邀請越多鬼神來。 那時候自己以爲很了解佛教,結果發生事情,最後還得求助法國通靈人的幫忙。最糟糕的是好像越幫越忙。 各位好友如果有什麼急事,需要念經幫助,就最好不要念咒,因爲很多的咒都是跟鬼神打交道的。末學建議就老實的念地藏王經,不是假話,這些末學都是老實的經驗談,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很慚愧,希望大家不要再走末學的冤枉路了。肺腑之言。阿彌陀佛。

暑假到了,一名台灣的好友跟她父親來法國度假,來末學家住了一個月,該好友在台灣一所名校當老師,在台灣算是很有名氣,那個時候還常常被邀請上電視台。有一天,她晚上睡覺時感到有【人】在房間的椅子上看她,後來房間的椅子突然動了一下。晚上一點多,他們父女倆個晚上衝了出去,帶了一個帳篷,就在我們的院子家搭帳篷,接下來的時間她們父女倆個就住在帳篷裏面。看來不是只有小兒子感受得到。 對了,這個好友那次來法國居然找出她上輩子住的家,也居然知道她跟她先生上輩子的往事,當然這是題外話,以後有機會,如果朋友允許我再寫出來。很多人不相信輪回,不過這朋友的事,真是又是活生生的例子。好笑的事情是她先生這輩子愛酗酒,其實上輩子也一樣。 人的性格習慣真是很難改的。 這是會帶到下輩子的,所以不要以爲做小小的壞事不要緊的,一旦壞習慣養成了,下輩子你也會有同樣的壞習慣,這是真的很可怕的, 不要小看。

在幼稚園小班,小兒子的手指又被一塊木頭打到,同樣的手指同一個地方又再斷了一次,這次又住院了,當然他的【鬼】朋友又陪他去了醫院。 不過這次手指斷的更嚴重,骨頭是左右分叉的斷開了,所以醫生麻醉了他,開刀給他手指頭左右用線縫起來了,要我們一個月後再來給醫生觀察。去了那麼多次同一家醫院,護士小姐每次看到末學都會笑的說:您怎麼又回來了,是不是有那個老相好在醫院裏面? 您借機會來跟她約會?。我聽了就只能感到很無奈的笑笑。

那年的10月底,小兒子的手指的縫也拆了,幾通越洋的電話,知道奶奶想孫子了 (倆個兒子從小就是媽媽的心肝寶貝)。 我們就決定回台3個星期看看父母,就跟學校還有公司請假回台。到了台灣,小兒子還跟我說他還是看見一些來鬧他的【人】,不過不是同一個【人】了,告訴母親這些發生的事情後,母親很舍不得的抱著小兒子,她決定帶他去收驚。妻子跟我都是學科學,也都是高學曆的,雖然發生的這些事情已經不是我們可以用數學邏輯來解釋了,不過奶奶要帶孫子去收驚,對我們夫妻倆還是感覺怪怪的。我印象中收驚好像是台灣鄉下的神棍在騙錢的事情,好像我們不應該去被騙,妻子有點反對,不過奶奶堅持要帶孫子去收驚,心裏想也就去看看唄,花小錢換得母親的心安。

母親打聽到在高雄的允文街有個很出名的收驚師父,就帶我們去他那看看,到了才知道,我們還要排隊,好多人。收驚師父拿了個小杯子,裏面放了些米,紅布包著小杯子,身上穿著NIKE,上面寫著 « JUST DO IT» ; 腰帶上系帶著一個手機,(跟我們想像中的道家大師很不一樣) 嘴巴嚷嚷出聲說著一些聽不懂的咒,接著就對要收驚的人說幾句話,大約5分鍾不到就收一個人,收一個人價錢好像200 還是300台幣,反正很便宜的,不貴,而且是不二價的。 很快就輪到我們了,我們就說是小兒子要收驚,收驚師父請小兒子坐,兒子才坐在椅子上就開始哭了,用西班牙文叫著說:【鬼呀 ! 鬼呀 ! 】。收驚師父接下來說的話,我聽了都傻眼了,他用台語說著:【這手指斷了倆次,對不對?】,【小朋友想玩水,不小心撞到頭,掉到水裏去,差一點就淹死了,對不對?】,【有東西跟著小朋友,我把他趕走】。收驚師父接著拿了塊紅布,放在小兒子的頭上,接著又嘴巴嚷嚷出聲說著一些聽不懂的咒,拿了點米往小兒子的頭上撒去。就說就結束了。我還想要多問他幾句話,收驚師父就叫下一個排隊的人來,他 不理我了,真的就是« JUST DO IT» 。 妻子聽不懂,就一直問我,這收驚師父說什麼來的呀? 我驚訝的說不出話來了,就冒出一句法文跟她說:不可思議,回家再說。

小兒子回到父母家第一句話就跟我說:來鬧的【人】,不見了。 同時他也不要他的小熊了,他說沒有好朋友了。接下來我解釋給妻子聽,她一直問我那個收驚師父怎麼知道的, 過了幾天接著妻子也要求母親帶她去收驚,也帶大兒子去收驚,然後要我也順便被收一收。

三個星期很快就過去了,我們也回到法國了,小兒子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到每個房間去看看,小嘴巴同時說:怎麼沒有【人】了? 到哪裏去了。

我心裏想是真的被趕走了嗎? 還是小兒子再也看不到了,不過他們還在家裏? 而收驚師父是不是靠著鬼神的力量來做事呢? 這是不是大鬼王趕走小鬼呢? 這件事情是不是就這樣的結束了呢?

日子就一直平安的過著,在這老房子,不過妻子住的一直不習慣,小朋友們跟我倒是一點事情都沒有。 末學在2011年透過小時候的武術老師接觸到佛教正覺同修會的書了,武術老師後來也被印證爲明心開悟的人。(小時候在阿根廷認識這名武術老師,那時因爲我的爸媽人在台灣,他對我真的很照顧,我也一直把他當自己的爸爸一樣。) 我知道明心開悟這事情真的是可行的,心裏真的很開心,在台灣的朋友們,對佛教有興趣,不妨去正覺講堂學法,學了正法以後,可以再去報名禪三,之後有了能力,可以爲很多有緣的人做事.。

接觸到了佛教正法後沒多久,新車被被偷,接下來妻子跟人跑了 (其實我早就懷疑她外面有人,不過就是自己不敢相信而已),好像很倒黴的事都同時發生了,妻子一星期會回來看小孩們幾次,回來就是跟我要錢,要我賣房子。 她要房子的一半的錢,我當然心不甘呀,就常常跟她吵。院子的茶花好像知道我心一樣,那年春天下了雪,所有要開的花都被凍壞了,那年就沒有一朵茶花。

跟武術老師說起妻子的事,他要末學拜佛,他要我好好拜佛,沒多久往昔跟妻子一段往事就在夢中的時候出現,我哭著從做夢中醒過來,到佛前慢慢的拜,加懺悔。原來如此,妻子真的是冤家,是來討債的, 妻子要什麼就給她什麼了,我也不跟她計較了,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計較的,錢財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心經不是說每個人的如來藏都是不增不減,不生不滅的嗎? 也就是她要什麼,我能力能給就給她吧。我還是不增不減的。唯一希望就是願她也能有一天真正的相信佛教正法,也早日成就菩提。

我們貼了廣告賣房子了,很多人來看,很多人很喜歡,但是就是賣不出去。來看房子的人有時候很倒黴,有人一到院子就滑倒,還有的人頭會自動去撞到門,我有時候看了還覺得真的很搞笑。 我也只有在拜佛的時候,希望早日能把房子賣掉。

有一天早上,天還沒亮,我早上起來在客廳打坐,突然看到一個【小孩子】,我開始是嚇了一跳,有點毛,我就盡量不看他。看他大約10來歲的樣子,他想拿我小兒子的遙控氣艇玩具,感覺他好像拿不起來, 我就隨手拿了另外一個玩具給他。 我想到菩薩一舉一動皆從道場來,這小孩也有如來藏的。 再看這小孩子,有點可憐他,感覺這好像這裏就是他以前的家一樣。小孩手伸了過來想摸我,當他接近我的時候,我感到一陣很冷的風,他的手慢慢的接近我,我就伸出雙手握住他的手,當我的手接觸他的手時候,那感覺是真的很難過的,他的手是很冰很冰,我從來沒摸過那麼冰的東西,是一種冰到骨頭的冰,一種刻骨難忘的冰。 我握住他的手,要他來跟我念:南無阿彌陀佛。他念不出來,我就慢慢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要他念: 阿 --- 彌--陀---佛。念完一遍我又要他再念一次:阿 --- 彌----陀---佛。接著這小孩子就對我說他要走了,我就問他你要去哪裏呀? 他沒回答我,我就跟他說:那麼你去廚房拿些東西吃,路上才不會肚子餓。小孩子走到廚房突然外面的光照進了廚房(還是廚房的燈亮了?) ,小孩子就回過頭來看著我,我對他問訊,他也對我問訊。我又再度跟他說:阿 --- 彌----陀---佛。看他有點不舍看著我,我也有點不舍。 我就繼續的打坐,出坐的時候天已經亮了。 我到廚房看看,沒有人了。我剛剛是在做夢嗎? 可是手還感覺得到那種刻骨難忘的冰。

這個【小孩子】走了以後, 沒多久房子就賣掉了。是【他】等著我們來住呢?隱隱約約的感到跟這【小孩子】很有緣。 前妻也很順利的拿到她想要的錢。 我們很順利的離婚了,我也在同條街上買了間房子。有時前妻來我這裏,我也會請她吃飯,我從台灣回來也帶了些小禮物給她,她也帶了些小禮物給我。這事情沒有人有對錯啦。反而是【她對,我也對,我們大家都對】。

阿飄的事就寫到這裏。 祝大家平安如意。

點讚
上一篇:

惡夢

下一篇:

來自星星的事20150306 - 烏鴉嘴占卜【路邊棄物別亂撿!不

特別推薦
電梯遇上恐怖的事件!
電梯遇上恐怖的事件!
靈異影片
579點閱19點讚
還記得「紅衣小女孩」嗎?有醫師稱8年前他早就破解…
還記得「紅衣小女孩」嗎?有醫師稱8年前他早就破解…
15點閱5點讚
來自星星的事20150525- 來自冥王星的鬼燈獎【這個世界沒有
來自星星的事20150525- 來自冥王星的鬼燈獎【這個世界沒有
靈異節目
863點閱2點讚
發佈留言
0/100
留言列表
暫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