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牙齒

嗨大家好久不見! 先在這邊丟一些小提示等等看文章會比較順一點XD

1. 阿那薩吉和納瓦霍都是古印地安人

2. 懸崖建築:

=====以下請安心服用====


「你知道『阿那薩吉』是什麼意思嗎?」 「不知道。」 「在納瓦霍語裡面,那代表『古老的敵人』。沒人確定納瓦霍人為什麼這樣稱呼他們。

或 許是因為他們是一群混蛋。」 「對納瓦霍人來說他們是一群混蛋?」 「或是對納瓦霍人的祖先而言,他們是一群混蛋,恩,大概吧。反正,阿納薩吉就是那些 住在懸崖建築裡的人。這些龐大的建築遍佈猶他州、科羅拉多州還有新墨西哥州,就是所 謂的『四角落』區域。


他們原本住在土地上,但某種原因讓他們開始建造那些巨大的懸崖 建築,就好像他們想讓自己背後有東西保護著一樣。」 「所以他們把自己藏起來了?」 「大概只是想更謹慎點,沒有到躲藏的地步。其中一個理論便是有些不討喜的遊牧民族遷 進了那片區域。無論如何,從來沒有人找到證據證明說游牧食人族的數量多到能夠讓上千 名阿那薩吉人遷徙。


我們一層一層地挖出阿那薩吉的陶器和藝術品,不停找尋能夠告訴我 們真相的線索。總之,最近我們開始發現一些證據,證明阿那薩吉人的滅亡方式非常暴力 。我們挖到了虐待和吃人的痕跡。有一些關於烏拉卡高地的古老傳說,說那片高地的形狀 看上去像一顆骷髏頭,而在頭顱右眼的地方便是通往地獄的入口。


阿那薩吉人通過了那個 地方之後,入口就關閉起來了。在納瓦霍人的故事當中,那是片被詛咒的土地。 但我覺得他們的滅亡是從內部開始的。或許是部落內的一些權力爭奪,然後事情漸漸失控 。帶領者把反抗的人處刑,不但將他們殺害還把他們吃掉了。想像看看:有人在祈禱的時 間放了個屁,他們就把那人折磨到死之後切一切變成星期天的晚餐,然後強制你吃上一口 。這種情況讓人們一直處於一種恐慌的狀態,讓他們很容易就會扭曲,相信帶領者說外面 有一些妖魔鬼怪。


有時候,能夠進到懸崖建築的唯一入口是在離谷底一百公尺的地方,要 走過上頭刻著階梯的巨大樹幹。他們住在那裡,根本不需要躲藏什麼東西。」 「那裡是哪裡的懸崖建築?」 「在科爾特斯,一個科羅拉多的城市附近。考古團隊已經找到幾個不同的區域進行開挖。 一個文明的最後一段日子就埋在土堆裡頭。那些古村落消失之後,倖存者們就住進了現在 的普韋布洛城市裡面。」 「你聽起來挺想念那個地方的。」 「並沒有。正常情況下,我可能會感嘆我錯失了了解一個文明的好機會。但我知道那上面 發生了什麼事。」 「什麼事呢?」 「有些壞人殺了所有人並把他們吃掉了。恩,就像你聽到的,就是那麼糟。」 「所以是什麼原因讓你離開的?」 「應該說是『誰』,不是『什麼』。我都叫他魯迪。」 「另一名考古學家?」 他笑了一下,把早已冷掉的餐點推開。


服務生過來加滿他的咖啡,而他把馬克杯拉近了一 些,並緩緩傾身,像個想離營火近一點的男人。 「不是考古學家。我在那上面找到他的,在一個曾經是房間的小角落。我離開的時候那個 地點還沒開挖完成,到目前為止,已經找到七十幾個房間了。那是一個海拔較低的村落, 其中有一部分是懸崖建築。他們可以從建築上看到別的村落,以便於和其他人溝通,或是 通知危險。 當我發現魯迪的時候,我興奮得不能自己,甚至在挖掘地點待到天色變暗還不走。我想完 成他的遺體挖掘,這樣在第二天早上,我就能帶著睡飽的雙眼好好看他的骨骸。黑夜已經 降臨,涼意被風灌進了建築群的底部。我已經準備好要離開的時候,我第一次『感覺』到 他。


你知道那種感覺--就是有個你已經認識一輩子的傢伙,跑到你房間來,而你看都不用看 就可以知道他是誰?潛意識當中,你從他們開門的動作或是氣息辨認出他是哪位。那時候 ,在那個已經700年沒人居住的建築裡,我就是有那種感覺。我一開始沒意識到這件事, 直到我離開的時候,整個人感覺就像我把我的鑰匙扔在家裡了。一種空洞感。一種缺乏了 什麼的感覺。 我懷疑我會有那種感覺,只是因為我太興奮了。不過幾個星期後,在我把魯迪的頭拿出土 時,他又回來了。


他的頭顱後方被砸爛了,天曉得是被什麼砸的。那時候正好是中午,我 繼續接著挖掘他所在的那個房間。但他又出現了,帶著相同的...相同的存在感。但是他 也傳遞出另外一種感覺,一種渴望、一種…慾望。很奇怪。讓我整個人寒毛直豎,就好像 我正在面對著我的天敵。他的存在感比之前更加強烈,我幾乎能聞到他在我肩膀旁邊,滿 滿的泥土和麝香味。 第三次是另外一個深夜,那時候我們剛發現一些人類糞便,而糞便裡面有著人類的殘骸。 這些糞便就在他們被殺害的房間裡面。


他們不只慘遭殺害,還被剝了皮。他們的骨頭被敲 碎,裡面的骨髓被吸得一乾二淨;骨頭上則是滿佈著啃咬的痕跡,所有的脂肪都被剝了下 來。 我再次感覺到他的存在。鮮明的就像我能碰到他一樣。就像有人站在你旁邊,但你一轉頭 看的時候他就會消失不見。空氣中尖銳的冷意讓我覺得我好像重回到了祖先們求生存的那 個時代。魯迪的味道已經變成帶著潮濕的腐爛氣味,而他渴望什麼的感覺也更加強烈。


我 那時候天真的以為,我正在替他的死因找出真相,正在找出是什麼褻瀆了他的家。我那時 認為,他的『渴望』,是為了讓我找出他的族人發生了什麼事。但現在我明白,他的慾望 只是飢餓感。他在能夠吃到人肉之前就被殺了。他那時候的視線就好像,某個傢伙已經一 整天都沒吃東西了,而眼前正放著一塊牛排,耳邊聽得見脂肪在料理下滋滋作響,伴隨著 烤肉味溢滿鼻香。那是想在牙齒之間充滿肌腱和鮮肉的慾望。


他還是覺得餓。 那件事之後,我們找到了一個火坑。裡面有著一些被燒過的骨頭,其中一個是一根大腿骨 ,上面沒有任何齒痕,只有工具留下來的痕跡。恩…被工具亂砍所留下來的痕跡。那應該 是魯迪的晚餐。那時,我們開始在四周發現許多遺骸。其中一個房間裡面,有來自超過40 個人以上的骨頭。我們開始檢查並試圖排列他們,就像在拼拼圖一樣。團隊裡面有一個剛 畢業的小女生負責幫魯迪的骨骸編號。她也是蠻幸運的,剛畢業就踏入一場七百年前的大 屠殺。總而言之,那天晚上,她被攻擊了…


恩,很多人不相信她。有個人叫來了警察並讓他們講講話。警察覺得應該是在那邊待久了 所產生的幻覺。但我相信她。那時候,她正在幫骨頭們拍照,準備要把它們裝箱。魯迪餓 得受不了了,所以就抓住她了。她什麼都不記得,只知道她在離她原先60英尺遠的地方醒 來,而且她的脖子上多了一個咬痕。我這輩子所見過最恐怖的咬痕。並沒有咬破肌膚,但 留下了一大片瘀青,又黑又綠又黃的。


就好像一個禮拜以上的撞傷。 我看見了。我之前對準魯迪的房間架了一台攝影機。我沒把它放在房間裡,而是設在挖掘 地點的另外一個地方,對準魯迪的房間。就那樣讓它開著。我本來是想錄一些我們工作之 外的閒暇時間,看看大家在做什麼,之後可以把它上傳網路或什麼的。可我錄到的卻是她 癱軟的身體被拖過挖掘營地。我能看到她的腳懸在半空中,就好像有誰從她的腳踝抓著她 ,就那樣慢慢的滑過我的筆電螢幕。我永遠不可能忘記那一幕。她的身體被拖過黑色走道 的畫面,還有在我腦中浮現的想法--無論那是什麼東西,他活著的時候都是個食人族。 一個古老的敵人。


一個食人族。 恩,所以我整個人都嚇壞了。我在路邊攔了輛卡車一路跑到沃斯堡,領了一些錢之後喝了 整整兩個禮拜的酒。」 「那個女生後來怎麼了?」 「為了她好,我希望她有接受治療,而且拒絕相信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那科羅拉多州的探勘進行得如何了?」 「現在還在繼續挖。我已經不知道--或是說我已經不在乎那邊發生什麼事了。如果我聽 到有人失蹤了,或是『被野生動物殺了』,我一點也不會感到意外。或許當他們把那塊大 腿骨收到加州的某個實驗室、還把魯迪放在日光燈下學習的時候,一切就會停止了。而我 呢,我要去德州南部了。我聽說那邊有部落用泥土來幫食物調味。聽起來好多了。」 --

點讚
上一篇:

不知算是幻覺還是疲累

下一篇:

誰在吵我?! (飄點低

特別推薦
10大中國最恐怖旅遊禁區「地獄之門」屍骸遍地無人敢闖....
10大中國最恐怖旅遊禁區「地獄之門」屍骸遍地無人敢闖....
14點閱10點讚
家有惡鄰「靈」頂樓驚見「白衣女鬼」差點閃尿,沒想到它竟然是…
家有惡鄰「靈」頂樓驚見「白衣女鬼」差點閃尿,沒想到它竟然是…
16點閱11點讚
來自星星的事 20150122 星際怪談【陰靈免費 陽人償命!活
來自星星的事 20150122 星際怪談【陰靈免費 陽人償命!活
靈異節目
657點閱2點讚
發佈留言
0/100
留言列表
暫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