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什麼聲音?好吵!

他翻了個身,在心裡叨唸,空洞沒有任何情緒的雙眼,直直的望著天花板。現在,他的腦中,唯一的思緒只有迴盪在室內這吵人的滴水聲,擾得他連覺都睡不好。

「好吵!這到底是什麼聲音?!」睡在旁邊的妻子出了聲:「吵得我睡不著!」

妻子將右腳抬放在他的腿上,黏膩溼熱的肌膚觸感令他厭煩。他不耐的推開,無力的說:「別碰我!都要熱死了!」

「我不只熱,還渴咧!」妻子用手搧風,搧出的都是悶熱的風,一點幫助都沒有。「我們有一整天沒喝水了吧?」

他們的國家正陷入一片旱災中,缺水的災難正在全國快速蔓延著。

他和妻子倆人自從喝完最後一滴水,已經有整整兩天的時間未曾進水進食,口乾舌燥,讓他們連說話都很艱難,甚至連翻身都沒有力氣。

他舔舔乾裂的唇,試圖忘記自己正身處在這樣的苦難中。「我忘了。」他不耐的以簡單的三個字回答她。
「真希望媽快點回來,不知道她有沒有找到水。」她喃喃自語的說。

他的母親昨天和同村的人組隊,要徒步到另一個村莊找水。聽說距離他們好幾公里的村莊外有一口井,裡面的井水源源不絕,而且甘甜解渴。

母親走前,還將她的那份水留給他們倆口子;但是,那幾口水對他們的助益並不大。因為饑渴的緣故,他和妻子只能無力的躺在客廳的地板上睡覺,好儲存體力。

翻來覆去的兩個日子裡,實在是無聊的可以,腦中沒有任何思緒,僅有的只是喝水的慾望。

在乾旱前,他完全沒有想到缺水的痛苦,儘管政府發出限水警告,他還是照樣放滿滿的水在澡盆裡洗澡。直到最後一波的缺水通知,他才發現事情的嚴重性。

但已來不及了。

雖然有別的國家支援,不過口渴的不只他們,大量的水運往醫院,給那些已經支撐不住的病人喝。他們這些還撐的下去的人,只好苦苦等待幾個禮拜發一次水。

滴水聲吵的他根本睡不著,口渴的他,多希望能喝到一口水啊!這水聲就近在咫尺,卻怎麼找也找不到,擾得他心中對水的渴望越來越深。

「不行,吵的受不了!我一定要找出這水聲在哪裡!或許我們家還有遺漏的水缸,絕不能讓它浪費掉!」他虛弱的站起身說。

妻子也站起來,尾隨在他身後,亦步亦趨的跟著他翻找客廳及房間,就是不容錯過任何一個可以藏水的地方。可惜,結果還是一樣,他們失望了。

妻子往地上一攤,疲倦的說:「不行,我好累,一點力氣都沒了。」

他頹喪的也往地上倒。他側著頭,耳朵靠著地板,竟然發現滴答滴答的水聲,就在他耳旁!

「快!」他拉拉妻子:「快聽!」

妻子把耳朵貼近地板,仔細聽了幾秒後,驚訝的說:「原來是在地下室!」

他們倆急忙起身,開了地下室的門跑下樓梯。才開門,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當他和妻子看到眼前的景象時,不禁呆楞在原地。

那是他的母親。母親整個人倒吊著,頭下腳上的,像隻蝙蝠垂掛在樹枝上!

「哦……天哪!」妻子不忍看到如此血腥的畫面,她將頭靠在他的肩上啜泣。

「別哭!不要浪費淚水!」他喝斥著。這是非常時期,已經不能再讓身上水分蒸發了!汗水沒辦法阻止,起碼不能再浪費眼淚了。

妻子停止哭泣,但肩膀還是抑制不住的抽動。

他上前觀察母親的屍體。地上一大攤尚未乾涸的血,還有一滴滴的血不斷的從母親額頭滴下。

「這是……」他看著額頭中央的一把鐮刀,那把刀深深的刺入母親的額頭,只剩刀柄留在外面,一條繩子自天花板垂落,緊緊捆住母親的雙腳。

他想起來了,這是他一年前為防小偷設下的陷阱。一定是母親要來地下室拿鐮刀時,不小心踏入樓梯下方的繩圈,整個人被拉起晃動,晃動中被掛在牆上的鐮刀刺入額頭……沒錯,一定是這樣!沒想到他為了保護家人的心意設下的陷阱,卻害了母親。

「妳……沒看到母親出門嗎?」他發抖的聲音問著妻子。

「沒有啊……」妻子囁嚅:「你忘了嗎?昨天我們兩個都在房間睡覺,她一個人出門的……我只聽到她跟我們道別的聲音。」

「怎麼會這樣?」母親一定是忘了拿鐮刀,才半途折返,卻死在他設的陷阱。

他蹲下來,為母親的死感到難過。可憐啊!還來不及享福,就這樣走了……走前連口水恐怕都沒喝吧!慈祥的母親把自己的水給了他和妻子。

他伸出手將母親睜開的雙眼闔上。鮮血不小心沾染上他的手。

「這是……」他看著手上暗紅色的血,若有所思的發呆。

「人體中有百分之七十都是水分」他想起以前曾經讀過的書。

百分之七十都是水分……百分之七十都是水分……這句話不停在他腦中迴響。他不自覺的將手往口中送去,伸出舌頭輕舔了母親的血。

看到他這樣怪異的舉動,妻子忍不住輕喊:「天啊!老公!你在做什麼?!」

「妳知道嗎?」他抬起頭看著妻,眼中散發出詭異光芒:「人體中有百分之七十都是水耶!我們眼前就是一個大水袋啊!還不趕快來喝!」話一說完,他隨即趴下舔食地上的血。

「你瘋了……」妻子不敢相信的搖著頭:「這是母親的血耶!你竟然吃得下去!」

「為什麼不?」他抬起頭,理直氣壯的說:「母親多疼我妳不是不知道!她連死了都要把身上的血留下來給我喝,救我的命!我不能浪費她的血啊!妳快一點過來把地上的血舔乾!要是乾了就沒得喝了!」

是啊!婆婆一向很疼他們的,連水都可以留給他們,更別說身上的血了。妻子沒有考慮多久,也跟著趴下舔食地上的血。
剛開始入口的味道是鹹鹹的,充滿鐵銹味,但是多舔幾口,奇異的竟變成甘口的甜味!

或許是飢渴讓他們產生了幻覺,就連基本的倫理道德都不顧了!泯滅良心入口的血,也因幻覺變為甜味。
他們將地上的血舔食乾淨,然後把鐮刀拔開,拿了個盆子放在母親頭下,讓血一滴滴的滴入盆中。

待血滴完,他們連屍肉也不放過,因為沒水烹煮,他們索性以鐮刀撕下屍肉,生吞活剝,一塊塊的填入肚中,藉以滿足多日未進食的胃袋。

母親的屍體只讓他們飽足一個多禮拜。他們將只剩白骨的屍體,偷偷掩埋至庭院中。

面對鄰居的疑問,只說母親隨人去找水,便不再透露。在這樣飢荒的年代,沒有人會有心力打聽誰家死了人、誰家有人失蹤。

他帶著妻子走到地下室,準備把那把沾滿血的鐮刀拿去掩埋。

「唉唷!」要上樓的時候,妻子喊了一聲。

「怎麼了?」他回頭詢問。

妻子將食指伸到他面前:「被釘子刺到了。」

一朵鮮紅血珠從妻白嫩的肌膚中滲出。

他貪婪的盯著妻的血,眼神詭異的看著妻子,然後飢渴的舔舔嘴唇,怪異的微笑著對妻子說:「妳知道嗎?人體中有百分之七十都是水分,妳就是一個大水袋……」

點讚
上一篇:

[翻譯]日本怪談:壓扁吊死鬼

下一篇:

來自星星的事20150424 - 烏鴉嘴占卜【屍家重地開墳驚嚇!

特別推薦
晚上睡覺經常做夢的人,你一定要看!!!(記得分享)
晚上睡覺經常做夢的人,你一定要看!!!(記得分享)
7點閱1點讚
辣妹夜遊泰國【恐怖地獄公園 】2分鐘後竟然發生了恐怖的事.....
辣妹夜遊泰國【恐怖地獄公園 】2分鐘後竟然發生了恐怖的事.....
靈異影片
606點閱1點讚
90年代歌舞廳撞鬼事件
90年代歌舞廳撞鬼事件
16點閱9點讚
發佈留言
0/100
留言列表
暫無留言
隨便看看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