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異偵查:大馬女巫師謀殺案,肢解州議員行黑巫術被識破,女巫莫娜與丈夫義子三人被正法!但死後莫娜靈體徘徊扣留所怨氣衝天!

 


14599145103323.jpg


1993年7月21日,巫師夫婦莫娜和阿芬迪及他們的義子朱萊尼合謀殺害峇都達南區州議員拿督馬茲蘭,更將屍體肢解成18段,埋進一個大坑洞,並以水泥封住。 

2001年11月2日,此案的3名兇手在加影監獄被正法,被指擁有高強法力的女巫師莫娜當時留下一句話「我不會死」,讓人聽了毛骨悚然。 

據說,在這之後,曾關押巫師夫婦的勞勿警局扣留所就時常傳出怪聲,夜間更會傳出說話聲。 這起巫師殺人案件的詭秘、邪惡和殘酷轟動一時,也激起人們對邪教巫術的強烈義憤。

莫娜是國內碎屍案兇手當中的「經典人物」,她上庭時愛出風頭,風騷 做秀,成為媒體瘋狂追逐的腐肉,但是,這個惡魔至死不曾為自己的罪行懺悔。更教人不解的是,曾在美國接受高等教育、並當上人民代議士的馬茲蘭,卻迷信巫術 能讓他陞官發財。

他在女巫面前閉上眼睛,期待天上掉下無數金錢,卻慘遭砍下頭顱搶光財物。 1993年7月18日和7月19日,警方分別接到針對同一人失蹤的兩項投報,失蹤者是當年49歲的彭亨州峇都達南區州議員拿督莫哈末馬茲蘭。

政治人 物失蹤,舉國關注,甚至有人猜測內有重大陰謀,沒有人料到這是我國犯罪史上最可怕的連環碎屍案。身為巫統勞勿區部署理主席的馬茲蘭在黨內失勢,他一心想要 東山再起陞官發財,他竟然選擇利用巫術。

1992年11月,馬茲蘭認識了巫師夫婦諾阿芬迪和莫娜,他透露自己的政治野心,屢次請求巫師為他對付政敵。阿芬 迪夫婦打蛇隨棍上,自稱擁有前印尼總統蘇卡諾的3件「寶物」:拐杖、宋谷和一張護身符,有了寶物就能刀槍不入、無往不利。 奉上31萬巨款要求作法


14599145114371.jpg


為了要得到寶物,馬茲蘭提出31萬令吉的巨款,還準備奉送9份地契,求莫娜夫婦為他作法。 1993年的7月2日,馬茲蘭和莫娜夫婦來到勞勿45公里烏魯冬一間沒有門牌的屋子,這是馬茲蘭興建中的新屋。

「作法」現場已準備妥當,挖掘了一個大洞, 已磨利的巴冷刀和斧頭也藏在容易拿到手的地方。莫娜夫婦指示馬茲蘭脫剩內褲和包裹毛巾,躺下來沖花浴。「拿督,躺下來吧,你會聽到神奇的聲音,接著會有很 多錢掉下來……」馬茲蘭閉上眼睛,放鬆身體,正等待錢從天上掉下來,想像著今天花的錢將有十倍回酬。巫師夫婦的義子朱萊迪躲在暗處,突然跳出來揮斧連砍3 下,砍斷了馬茲蘭的頸項。


14599145121994.jpg

清理現場後,莫娜夫婦駕著馬茲蘭的馬賽地房車直赴吉隆坡,開始瘋狂購物。從7月3日至20日這段期間,他們共花費約19萬令吉購買一輛馬賽地轎車、 一台手機、珠寶、傢具、電器及用在莫娜的整容,並將馬茲蘭送上的地契交給律師申請轉名。

警方接獲馬茲蘭連人帶車失蹤的投報,報章也刊登此事,警方隨即接到 一名男子的投報,指他向一對夫婦購買了這輛車牌CAA1515的馬賽地。

經過明察暗訪,警方逮捕阿芬迪3人,併到兇案現場一片新鋪的水泥底下6呎深處發現 碎屍。屍體被剁成18截,連睪丸都不見了。警方也找到一把斧頭和兩把巴冷刀,還有黑巫術用的祭品、木偶、長針、酸柑、栳葉和代表3個宗教的神像,以及馬茲 蘭德的點38左輪手槍及4枚子彈。

莫娜自信不會死:2001年3兇手上絞台 莫娜原本是個普通人,是個歌星,曾出過一張專輯。她也曾3度離異,生下了5個兒女。結識了當巫師的第四任丈夫諾阿芬迪後,兩人一拍即合,莫娜隨即沉迷於修煉黑巫術。


14599145128172.jpg


黑巫術界盛傳,當巫師奪去9人的性命後,就可以獲得更高層的黑巫術,是黑巫術界的最高境界。莫娜和丈夫阿芬迪為了修煉這種黑巫術,打算生剝9個人的性命,其中一個就是馬茲蘭。 一連串無頭公案揭發 馬茲蘭命案被偵破後,一連串的無頭公案也在3名犯人的引領下被揭發了出來。


14599145135164.jpg


1993年7月30日,警方在甘馬挽的兩個甘榜分別挖掘出3具屍體,包括一名嬰兒,過後證實是當年26歲的陳金安、25歲妻子廖寶寶和年僅5個月大的兒子陳保榴,他們來自巴生。

 1993年8月6日,警方在另外一個埋屍現場找到3塊人類碎肉、神像和神油等。警方懷疑死者與1991年在巴生直落漁村發現的無頭屍是同一人。 警方當時也在尋找另外6名失蹤女子,這些人曾跟女巫莫娜和諾阿芬迪有接觸。可是,這些命案全破不了。 盛裝出庭笑對鏡頭


14599145136080.jpg


莫娜夫婦和義子朱萊迪在謀殺馬茲蘭的罪名下被控,1995年2月5日被高庭宣判死刑。 3人向上訴庭和聯邦法院上訴遭駁回,最後向蘇丹申請寬赦也同樣沒有希望。 這段期間,莫娜常張著一張大嘴巴笑對鏡頭,還盛裝出庭,濃妝艷抹。上訴審訊後期,她自知距離絞台越來越近,開始無心裝扮,加上獄中生活不好過,莫娜變瘦也變得蒼老,但她每次出庭,仍往臉龐抹上厚厚的粉底掩飾皺紋。


 2001年11月2日,在還差一分鐘就到清晨6點的加影監獄,當年45歲的莫娜芬迪、44歲的諾阿芬迪和31歲的朱萊米被送上絞台。 分屍地點長滿野草:莫娜未死傳言隨著湮滅 黑巫術界盛傳,當巫師奪去9人的性命後,就可以獲得更高深的黑巫術,是黑巫術界的最高境界。


莫娜與丈夫阿芬迪涉及至少9條人命的碎屍案,而莫娜正法前的遺言是「我不會死」,令一些迷信的人相信兩人已修成最高巫術,至今仍藏在某處。 獄卒把莫娜的遺言傳出後,有關莫娜未死的流言一直沒有平息。 有人猜測莫娜可能躲在馬茲蘭被碎屍的空屋,但案發14年後,現場早已被野草給淹沒及破壞,再也找不到房屋蹤影。


 找不到房屋蹤影 只有熟悉早年事跡的村民知道這裡曾發生恐怖的血案,外人根本看不出這片草地有何特別。記者在村民帶領下來到這裡,曾嘗試撥開野草深入現場,但不成功,由於草叢暗藏蛇蟻,眾人最終只能稍作停留就離開。村民表示,這裡杳無人跡,也沒人聽說過莫娜「回來」的謠言。 香港《靈異偵查》拍攝隊伍曾到勞勿警局及當初埋藏馬茲蘭屍體的屋子探查時,發現這兩處皆有靈體徘徊,當中包括女巫師莫娜的靈體。 


當年,前峇都達南區州議員拿督馬茲蘭因在政治上失勢,遂找上巫師夫婦莫娜和阿芬迪,希望透過巫術讓自己陞官發財。他萬萬沒想到巫師夫婦竟心存歹念,自己求助不成,反而遭遇不測,被碎屍18段。 案件被揭發後,警方查出巫師夫婦及他們的義子朱萊尼涉嫌謀殺,於是逮捕3人,並將他們關押在勞勿警局的扣留所。 雖然3人最終被判有罪,且已於2001年被正法,但接下來10年,勞勿警局卻不斷發生怪事。


 傳言稱,有警員在夜間感覺到有人在頸部吹氣,曾關押莫娜的扣留所也在夜間傳出奇怪的呻吟聲。 拍攝當天早上,一行人先來到位於勞勿警察局旁的扣留所,其實這座扣留所已於多年前關閉,不再關押嫌犯,只是建築物一直保留在原處。 看到地上有鐵釘血跡 打開門後,法師高天霸立刻走進扣留所四處張望,但他顯然不是看著在場的工作人員。一問之下,他聲稱是看著扣留所里的所有靈體,避免「他們」亂來。 此時,一些體質較敏感的工作人員,包括主持人梁佑誠的身體也起了雞皮疙瘩。


 高天霸解釋,有些人在扣留所里冤死,還有一些人是該死卻心有不甘,所以他們的靈體還在這裡徘徊。 拍攝隊伍走向當年關押莫娜的扣留室,高天霸指雖然莫娜已離世,但她的靈體還在周圍徘徊,而且莫娜是個法力高強的女巫,她在被關押期間使用的法術,其實都還留在扣留室內。 「法力高強的女巫師就算被關押在扣留室,也可以在裡面念咒語,請外面的骯髒東西替她辦事。」 不過,高天霸沒有讓眾人進入這間扣留室。 接著,眾人移師到關押阿芬迪的扣留室,兩名志願靈媒林素岎和李志瓊一進入扣留室即臉色大變,其中一人說看到地上有很多鐵釘和血跡,另一人則說看到天花板上有很多頭髮,似乎下了血咒。


 這時,收音師開聲說,剛才主持人與高天霸的對話,以及靈媒的說話都錄得不清楚,他在進入扣留室後就一直聽到「吱吱」的聲響,而他當收音師多年,都不曾遇過這種情況。 究竟是其他靈體在跟拍攝隊伍開玩笑,或是巫師夫婦的靈體在「警告」拍攝隊伍,抑或只是技術問題,這就不得而知了。 埋屍下咒語孤魂難超生 拍攝隊伍接著轉移陣地,到巫師夫婦位於馬來甘榜的住家查探。這間住家已毀壞,只有一些牆壁還屹立著,但四周長滿雜草。這個地方也是當年肢解馬茲蘭和埋屍的地點。 高天霸坦言,他看到四五個靈體在徘徊,所以,他認為在該處被殺害的不只有馬茲蘭一人,可能還有其他人。 


他形容,陰毒的巫師當年在殺人和埋屍的過程中下了惡毒的咒語,讓死者的魂魄無法回到原本的身體。「魂魄不能回歸,就只能一直當孤魂野鬼,也無法報復。」 他認為,巫師夫婦可能是為了防止受害人日後回來找他們報復,才會下這種邪咒,讓受害人「永世不得超生」。 此外,高天霸指他看到其中一個靈體有蓄留鬍鬚,而工作人員也在無意中拍到一張「看起來」有鬍鬚的人頭影像。 莫娜睡覺眼半開 被關押在扣留所的莫娜,睡覺時眼睛竟是半開著的,以致警員以為她沒有完全睡著,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看守她。


 《靈異偵查》找上一名曾在勞勿警局看守嫌犯的警員,請他親身說明當年事件。 這名警員叫艾諾,他除了講述當年警方逮捕莫娜和阿芬迪的情景和一些案情,也道出警方應對莫娜這名被指擁有高強法力的女巫師的方式。 他指出,外界都說莫娜是女巫師,還有傳言稱有人看到莫娜和丈夫出現在扣留所外,但他們當時明明已被關押在扣留所內。


不過,為避免發生「意外」,警方還是增加了一些警力。 「其實,當時負責看守兩名巫師的警員並不會感到害怕,也沒有受到騷擾。莫娜在扣留所內會自娛唱歌,也不會對警員無禮。」 但他披露,莫娜有一個讓他和同僚覺得心裡發毛的「生活習慣」,即她在睡覺時,眼睛不會完全閉上,而是處於半開狀態。 「我們以為她沒有完全睡著,而且當她靜靜躺著時,感覺好像在看著我們。」 攝影師拍照畫面不一 《靈異偵查》節目在拍攝這一集時,同樣邀請專業攝影師前來,一些工作人員也在各個角落拍照,希望能從照片中看到不一樣的畫面。 


高天霸指出,數張由工作人員拍下的照片「有東西」,其中一張是牆壁上隱約可見一個人頭影像,另一張則是工作人員的手完全「走樣」。 還有一張照片是朝樹林拍攝的,這張照片明顯可看見一個長鬍子的人頭影像。 專業攝影師李隆穩看了這張照片後,也覺得「有東西」,他還大略畫了個人臉的形狀。 但他認為,看照片都是以個人角度去看,若一個人看到一張照片時,馬上聯想到某種東西或一張臉,這人就會看到他所想像的畫面。 


「也就是說,當一個人覺得照片裡面的東西像什麼,他看到的照片就會是自己的想像圖。」 不過,他不排除這個世界上有靈體存在。 各界看法 葉南方傳道(八打靈神召會喜信堂傳道士): 巫術邪惡各有說法 聖經裡面確實有記載巫術,而且聖經嚴禁神的子民去沾染巫術,或跟巫術扯上關係,因為我們認為巫術會帶來害處。 至於巫術有沒有正邪之分,這就有兩種說法了。


假如你是受害者,那巫術就是邪惡的;但假如你是被綁住的一方,你就會覺得巫術是屬於正的,問題是於你站在哪一個立場看待巫術。 江健勇(心靈學研究者): 莫娜殺人殺上癮 人類的頭腦有一種物質叫「感受體」(Receptors),當我們的身邊發生一件事,激發我們某一個大分量的情緒時,感受體就會產生化學作用,讓我們覺得異常興奮。 但人的頭腦很奇怪,只要接受過幾次同樣的感受,感受體就會變得麻木,這時就需要更強更大的分量,才能再感受到同樣的興奮。


 以莫娜的案件為例,剛開始時,她可能是宰殺一些生命來拜祭神明,而她可能覺得很興奮,加上她本來就相信法術,所以更認為自己法力高強。 到後來,宰殺動物已不能令她滿足,所以她就合理化地進行「祭人」儀式,即把人類獻給神明。 莫娜可能在第一次殺人時,覺得這個興奮感又回來了,即感受體又發揮作用,所以持續殺人。以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我只能判斷她是殺人殺上癮。 謝松平(馬來西亞首位藏傳佛教傳法師): 修煉者不應有惡念 所謂黑白巫術的說法,主要還是看修煉者修煉巫術的意義和目的。如果修煉者心存善念,把巫術當成拯救人的工具,那就是行善;若修煉者心存惡念,修煉巫術是為了殘害世人,或為了個人目的,這個做法就不正確。


所以我認為,巫術沒有所謂的黑與白,最重要的是修煉者的心態。 你知道嗎? 施巫術須心存善念 巫術最初是起源於對大自然的敬畏,到了後期卻發展成兩個派別,即白巫術和黑巫術。顧名思義,白巫術是尋找善良的力量,通過讚美神進行祈禱;黑巫術則是尋找邪惡和黑暗的力量,通過詛咒達到目的。 巫術可以手槍來比喻,手槍落到不同人手上,會有不同的用處,警察會使用手槍保護人民,匪徒卻會使用手槍危害公眾。 其實,無論我們會不會巫術,只要我們善用手上的工具,就能幫助他人。

點讚
上一篇:

戲 院 廁 所 門 口

下一篇:

發生在日本S縣的事

特別推薦
膽小勿看!「十大殺人魔」奪魂鋸只排第五!第一名屠殺戰績超過三百人,99%人都被他嚇尿過.....
膽小勿看!「十大殺人魔」奪魂鋸只排第五!第一名屠殺戰績超過三百人,99%人都被他嚇尿過.....
3點閱1點讚
來自星星的事 20150706 - 來自冥王星的鬼燈獎【『屍』意
來自星星的事 20150706 - 來自冥王星的鬼燈獎【『屍』意
靈異節目
545點閱5點讚
來自星星的事20150417 - 烏鴉嘴占卜【犯五鬼、招病符!衰
來自星星的事20150417 - 烏鴉嘴占卜【犯五鬼、招病符!衰
靈異節目
539點閱9點讚
發佈留言
0/100
留言列表
暫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