盂蘭盆節陰間餓鬼找替身

1463814730223.jpg


盂蘭盆節又名鬼節,相傳在每年農曆七月,閻羅王都會大開鬼門關,令在地獄沉淪的餓鬼,到陽間飽餐一頓,閻羅王亦容許餓鬼在這個月找替身,令自己可以脫離餓鬼行列。


在香港,盂蘭勝會由中國移居香港的潮僑主導,他們在六十年代從內地來港,集中居住在西環一帶,互相照應。


一九六四年,多位熱心潮僑發起成立西環盂蘭勝會,以聯繫同鄉感情、紀念祖先和超渡地方上的孤魂野鬼。


踏入農曆七月,一般人都避免去夜街,以免撞到街上飄盪的冤魂,自討沒趣。


不過,都市人可不管這一套,在鬼門關大開的日子,依然夜夜笙歌,亦因而引起不少疑幻疑真的鬼故事。


......................


假如事情不是發生在我身上的話,對於鬼故事,我一向抱姑妄聽之態度。


我是一名電視藝人,工作時間視通告而定,沒有固定作息時間。最近由於趕拍劇集,須由清晨開始拍攝,至凌晨才收工。對此,我已習以為常。


每晚,我都與劇中的拍檔阿新結伴返回筲箕灣家中。我們住的地方相距不遠,通常會在附近一間麵檔宵夜後才各自回家。


由於幾乎每晚都光顧,我與麵檔的伙計大舊石十分熟絡,大家有傾有講。


我所住的那幢大廈與那間麵檔之間,有一個市政局轄下的球場。每年農曆七月,那個球場就搭起竹棚,做神功戲,施米贈藥,接濟貧苦。


(為免陰間遊魂到了陽間後四散,閻王規定無主的遊魂必須在戲棚集合,「神功戲」亦由此而生。據北宋《東京夢華錄》卷八記載,大約剛過七夕,勾欄(妓院)裏的樂工便開始搬演「目連救母」雜劇。這是中國歷史上最早見諸文字記載的戲劇演出。)


農曆七月十二日,盂蘭盆節前兩日,這天阿新的戲份較多,需要通頂(拍通宵),祇剩下我獨自拖著疲乏的身軀返家。


我在住所附近下車,由下車的地方到達那個麵檔,須橫過那個搭棚演神功戲的球場。


當時已經夜深,球場的照明系統早已關掉,祇有戲棚附近,有幾個昏黃色的燈泡仍亮著,照著擺滿祭品的神檯。這是球場唯一有光亮的地方。


人在黑暗中,對於有光的地方特別留意,我雖然已十分疲倦,但仍將目光投向那張神檯上面。


當時我與那張神檯相距大約半個足球場,由於燈光昏暗及距離太遠關係,眼中看到的東西並不真切。


在矇矓間,我看到那張神檯,不知在何時圍滿了人,他們似乎用手掀著神檯上的祭品往嘴裡送。


這班人的食相,與餓鬼無異,我想是戲棚的工作人員在吃宵夜。


(以木板搭建的祭壇,分層陳設供品,稱為「肉山」。上放牲禮、粿、飯等祭品,每樣祭品上都插一面三角旗,供品中必有全豬、全羊。祭品中以雞鴨居多,俗語說:「七月半鴨,不知死活」。儘管祭品十分的豐盛,還得請僧道來「化食」,藉念經把供品的數量增加好幾倍。)


「大舊石,來一碗牛腩麵,一碟油菜。」我穿過球場到達麵檔,舒舒服服地坐下,叫東西吃。


「咦,今日一枝公(一個人)到來,阿新呢?」大舊石端上食物後對我說。


「他今日拍通頂,明朝才收工。」我說。


「大舊石,送外賣。」店主說。


「咦,這麼晚,還要送外賣?」我奇怪地問。


「哦,是送到戲棚那兒。由於擔心有人偷東西,戲棚有四個人通宵看守,外賣就是他們叫的。」大舊石將食物放在外賣盤內說。


「戲棚?」我想起剛才看到的情景:「我剛才經過時,他們不是正在吃宵夜嗎?」


「哪有這樣的事。」大舊石說完,就送外賣去了。


我也不與大舊石爭辯,因為戲棚的人有否吃宵夜,與我無關。


「江叔,你剛才一定眼花,戲棚的人還說我遲了送外賣給他們,如果他們吃了宵夜,又怎會埋怨我送得太遲呢?」大舊石送完外賣回來說。


「這就奇怪了,我明明看見有一班人圍著神檯,不斷將東西往嘴裡送,難道不是戲棚的人在宵夜嗎?」我不服地說。


「吃神檯上的東西?」大舊石瞪著雙眼對我說:「那些東西是給鬼神吃的,誰敢去動它?」


我與大石為此事爭論不休,此時,麵檔亦已上舖,大舊石硬要拉我到戲棚對質。


反正我回家也要經過那個戲棚,對質就對質吧!


當我與大舊石走近那個戲棚時,我發現神檯上的祭品排列得井井有條,完全沒有被人動過的痕跡。


「方伯,江叔說剛才看到有人吃神檯上的東西,你說他是不是眼花?」大舊石對看守戲棚的方伯說。


方伯聽後,並沒有立即回答,與其餘二個同伴望了一眼,然後才說:「有也好,無也好,何必斤斤計較呢?況且,又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


對方的答覆模稜兩可,我與大舊石想追問下去也沒有辦法。


「方伯,不好意思,這麼晚還打攪你。」我說完後,想轉身離去,因我實在太疲倦了。


「江先生,慢走,這封利是你收下吧。」方伯從衣袋中取了一封利是給我。


「這怎好意思。」我推辭不受,同時奇怪他何以給我利是。


「江先生,你收下吧,這是我們的習慣。」方伯把利是塞進我的手中說,「你記得每天都袋著它,千萬勿忘記。」


「方伯,為何他有利是,我沒有利是的?」大舊石恐怕執輸,也向方伯討利是。


「大舊石,那些利是不隨便給人的。」方伯說時臉上閃過一絲苦笑。


「方伯,多謝你了。」我知道人情難卻,祇得將利是收下袋好。


如此又過了兩日。這天是農曆七月十四日,我接的是夜班通告。


中午起牀後,我與阿新閒逛,看了一場五時半電影,吃了點東西後,已是晚上八時多了。


「反正時候還早,我們到球場看看熱鬧,才返公司吧!」我對阿新說。


「你近幾日精神不佳,不如回家休息吧!」阿新向我提出忠告。


「我就是睡不著才想去趁趁熱鬧。」我說:「趁機鬆鬆筋骨也是好的。」


我們兩人步進球場,由於神功戲尚未開始,戲棚前的人並不多,有一名道士在開壇作法。


我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面,好奇地於是拖著阿新往前走,阿新站在我的右手邊。


那名道士搖著銅鈴,口中唸唸有詞,大概是向孤魂野鬼說,有主歸主,無主歸廟之類。


隨後,那名道士一邊搖鈴,一邊繞著神檯慢慢走。當道士走了三個圈後,怪事就出現了。


我看見那名道士的背後,不知何時多了一班人跟著他走,連成一條人龍。


那些人有老有少,他們的服飾亦各不相同。


看著看著,那條人龍愈轉愈快,最後形成了一條龍捲風,我突然感到全身疲累不堪,更被一股強大吸力,吸到那些人的行列之中。


我感到身體向上升起,從高空看見球場的情況:戲棚、人群、道士,最令我吃驚的是我看見自己。


我看見「自己」倒在地上,阿新正不斷搖我的身體,神情十分焦急。


不知過了多少時間,我整個身體被一團黑色煙霧包圍,眼睛甚麼也看不見,身體亦動彈不得。


那種感覺,就如被一團黑色的棉花糖包著一樣,有說不出的舒服,昏昏欲睡。


鈴……鈴……回來,鈴……鈴……回來……


一陣陣銅鈴聲,以及一聲又一聲的「回來」,把我喚醒過來。可是,睜開眼時,仍是漆黑一片。


此時,我的恤衫內突然爆出一團金色光芒,把那團黑色煙霧驅散。

點讚
上一篇:

拍到猛鬼活春宮?!

下一篇:

恐怖都市傳說「Blue Baby Blue」,聽說召喚他後,你將會發生令人寒毛直豎的事...

特別推薦
18個讓你認清現實世界比電影還要恐怖一百倍的「超離奇維基百科事件」。
18個讓你認清現實世界比電影還要恐怖一百倍的「超離奇維基百科事件」。
16點閱8點讚
凌晨3:30 一個印度女郎正在房間裡睡覺,突然被鬼附身,過了20分鐘,印度女郎就就開始恐怖的動作!!!直到天亮!!!超恐怖!!!
凌晨3:30 一個印度女郎正在房間裡睡覺,突然被鬼附身,過了20分鐘,印度女郎就就開始恐怖的動作!!!直到天亮!!!超恐怖!!!
20點閱13點讚
令人毛骨悚然的馬家灣加油站鬧鬼事件是真的嗎?
令人毛骨悚然的馬家灣加油站鬧鬼事件是真的嗎?
真實事件
794點閱4點讚
發佈留言
0/100
留言列表
暫無留言
隨便看看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