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凶床!試睡員教你怎麼辨別酒店的床是否乾淨!

我是一名試睡員,在工作的過程中,發現有的酒店說是新開張的,實際上以前不知道做過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前不久我試睡回來,卻發現自己身上出現了屍斑,去醫院檢查後,醫生說了一句讓我全身冒汗的話……(真實恐怖經歷,膽小慎點)

14685025691443.jpg


我是一名兼職酒店試睡員,昨天晚上接到一個陌生男人的電話,說他是劉先生,讓我去本市一家五星級酒店的1202號房間睡一晚上,刨除住酒店的成本,他會額外給我三千塊錢獎金。

當時我心裡就有疑惑,試睡員的獎金並不是一開始就會商量好,得看試睡之後能夠發現酒店多少問題,發現的問題多,獎金就高,因為招聘試睡員的一般都是各大品牌的連鎖酒店集團,試睡員的作用就是為這些集團暗中考察品牌旗下的酒店有沒有被管理好。

三千的獎金也算是高得離奇,之前我接過的最好的試睡單子獎金也不過一千。

指定一個特定的房間試睡更是頭一次,因為試睡員考察的是一家酒店整體的服務水準,房間應該是隨機的。

當然,或許是這個劉先生有什麼特殊要求,衝著三千塊的獎金,我也就答應了,電話一掛斷我就預訂了這家酒店的1202號房間。

今天晚上八點,我稍稍打扮了一下,打計程車去了這家酒店。

由於劉先生是讓我考察一個房間,我也就不去注意進入酒店之後的各種細節了,入住手續辦好後就進了房間。

之後我就從各個方面的細節對這個房間進行了考察,包括馬桶坐的高度,地板的乾淨程度我都仔細進行了測量並且拍下了一段視頻,而除了房間裡的燈明明沒問題,但光線很昏暗,以及開著空調也感覺涼颼颼的之外,並沒有其它值得注意的缺陷。

不過關燈睡覺後不久,洗澡房裡忽然傳來了水聲,我以為是噴頭有問題而剛才沒有檢查到,就起床走了過去。

可到了玻璃門前,水聲就沒了,噴頭好好的,也沒有其它地方漏水,奇怪的是地板上水很多,裡面也是蒸汽騰騰的,像是剛剛有人洗完澡。

或許是沐浴房裡的設備時好時壞,這讓我對這家酒店有了設備維護不周到的印象。

就在這時,客廳裡的電視機自己打開了,聲音很大,嚇我一跳。

我以為電視機是壞的,在心裡對這個房間這家酒店果斷給出了差評,然後才去拔掉插頭睡覺。

這之後倒是沒再出什麼問題,沒多久我就睡著了。

可不知道是過了多久吧,我迷迷糊糊的感覺旁邊有人摸我,先是摸胸,然後是大腿,最後整個壓我身上,驚醒了我,發現身上光溜溜的而且汗水盈盈,不過房間裡就只有我自己。

看來我是做春夢不自覺的把自己剝光了,二十三歲還做春夢,說出去怕是有人笑話。

我拿手機看了看時間,已經早上六點,起床把窗簾拉開,發現外面已經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天邊有點發白。

身上有汗不舒服,我去洗了個澡,然後下了樓去酒店餐廳吃了早飯。

說實在的,這餐廳早飯不錯,我住過的酒店很多,這家的早飯算得上數一數二了。

只不過在退房的時候,前臺服務員看我的眼神有點奇怪,我就問她幹嘛那麼看著我。

她勉強的笑了笑,問:「您在1202號房間住的還好嗎?」

這話讓我想起了沐浴房跟電視機的事,就搖搖頭,說:「你們酒店設備有問題,建議你們仔細檢查那個房間。」

她臉色頓時有點慌,連忙說:「我會跟經理反映的,您慢走。」

我給建議,她居然還趕人走,我在心裡又給了個差評。

而剛出大門,劉先生就給我發了簡訊過來,讓我寫一份報告,把進入房間之後發生的任何一件小事都如實的寫下來,發到他郵箱裡,然後他就會把獎金跟住酒店的費用打到我帳戶上。

真搞不懂這個劉先生為什麼會對一個房間這麼感興趣,以前接這種試睡單子,從沒有催我寫報告的情況,並且還只要報告不要我拍下的視頻,這三千塊也太好賺了。

正疑惑時,他又給我發了簡訊,這條簡訊的內容更奇怪,他讓我把拍下的視頻刪除,並且不要在微博上透露一絲一毫有關這個房間的情況。

本來每睡一個酒店,我都會在微博上傳一些圖片,寫一點評價,説明別人做參考,客戶也不會拒絕,畢竟這等於是給他們酒店做宣傳。

但這個劉先生卻不讓我這麼做,實在太奇怪了。

算了,還是按照客戶要求去做。

隨即我就去公司背著老闆寫了份報告,除了做春夢的事情沒寫下來,其它任何細節都寫了,包括房間昏暗,開空調也冷,沐浴房跟電視機的問題等等。

發到他郵箱後,沒多久我就收到了銀行的轉帳資訊,沒想到他給了我六千塊,而我住酒店花了一千五不到,看來他給我增加了一千五的獎金,這讓我心裡有點小開森。

這時,他又給我發了條資訊,讓我這幾天不要接其它客戶的試睡單子,還說一切損失由他補償。

他那麼大方,我也樂得不去其它酒店,就同意了。

中午的時候,同事小春過來叫我一起去吃午飯,我們就去了一間小餐廳。

可是在吃飯時,她忽然指著我脖子說:「你脖子上怎麼多了個黑點?」

「黑點?」

我有點疑惑,拿出化妝盒照了照,發現脖子右側還真多了個黑點,綠豆大小,我摸了摸,沒什麼感覺。

雖然不知道怎麼來的,但是黑點也不算大,我也就沒過多糾結了。

下午下了班,跟小春在外吃了飯,我就回家宅著看電視去了。

而大概是九點鐘的時候吧,劉先生又給我發了簡訊過來,他問我身上有沒有出現古怪的地方。

就在一家酒店睡了一晚,能有什麼古怪的地方?

我給他回了資訊說沒有。

可他還是揪著這個問題不放,又發資訊說任何細節都不能放過。

我只得把脖子上出現黑點的事情說了。

這條資訊發出後,過了大概一個小時他才回信,讓我繼續注意身上的變化,任何小事都得跟他彙報。

我皺了皺眉,這要求跟酒店試睡毫無關係,有點過分了,所以我果斷回信拒絕了他。

可他又回信說我到時候自然而然會想到他的。

真是莫名其妙,這麼奇怪的客戶可真是破天荒的頭一次遇見,看來四千五的獎金不是那麼好賺的。

第二天是週六,早上我本來想多睡會兒,可是脖子上忽然瘙癢難耐,讓我睡不著,就去洗手間照了照鏡子,發現那個黑點擴大到了豌豆大小,周圍還有點青色浮腫。

這嚇了我一跳,以為是染上什麼皮膚病了,匆匆洗漱了一下就去了醫院。

醫生給我看了看,臉色忽然大變,看我的眼神也變得怪怪的。

我心裡一突,以為是嚴重的皮膚病,連忙問他到底是什麼病。

「不是病,有點像屍斑,死人身上才有的。」他說。

我頭皮瞬間就炸開了,他這是在說我是個死人!

「醫……醫生,你確定這是屍斑?」我慌張的問。

「姑……姑娘,我水準不夠,或許是我弄錯了,建議你去別處看看,我還有其他病人。」他擦了把額頭上的汗,聲音有點哆嗦。

他明顯是在害怕我趕我走,這讓我心裡慌張的緊,腦袋裡面成了一片空白,都不知道是怎麼走出醫院的,在馬路上跟一個女孩撞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連忙對人家道歉。

「走路小心點!」

女孩不忿的說了一句才走開。

我想哭了,怎麼好端端的身上就長出屍斑了,我又不是死人。

這時我想起了劉先生讓我彙報身上變化的事情,忽然感覺他好像一早就知道我身上會長出屍斑!

回想他讓我做的事情,也都很奇怪,這讓我不禁懷疑屍斑的出現跟那家酒店的1202號房間有關。

我開始努力的回想前晚進入房間後有沒有什麼不尋常的地方,結果這麼一回想,卻驚出了我一身冷汗。

那晚進入房間後我就感覺光線昏暗,而且開了空調也涼颼颼的,那時以為是房間本身有問題,這時候想來,根本就是房間裡陰森森的表現。

後來沐浴房莫名其妙的有水聲,電視機也自己打開了,半夜裡更是有被人摸的感覺,這明顯說明裡頭有髒東西住著!

而我在一間鬼屋住了一晚上,居然還傻傻的盡著自己試睡員的本分,真是要蠢哭了。

不過這個劉先生一開始就指定了1202號房間,肯定知道里頭有問題,故意把獎金抬那麼高讓我去睡。

想到這裡,我心裡躥出了一股子怒火,立馬給他打了電話過去,化身潑婦,劈頭蓋臉的就罵:「你個王八蛋,挨千刀都不死的,我跟你無冤無仇,你幹嘛要這麼害我,告訴你,就算我死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甚至你全家的!」

「看來你已經知道那個房間怎麼回事了,不過你也不用恐慌,先跟我說說你身上有什麼變化。」他語氣平淡的說。

我恨得牙癢癢,差點摔手機,不過最後還是控制住了怒氣,跟他說了身上長出屍斑的事情,結果他給我來了這麼一句:「看來,你被那隻鬼看上了,是想納你為鬼妻的節奏。」

我頓時嚇呆了,也顧不上跟他生氣,連忙問:「什麼意思?」

他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問:「屍斑是不是在逐漸擴大?」

「對啊。」我回道。

「這也就是說你在逐漸走向死亡,當屍斑遍佈你全身時,你就是死人一個,靈魂會墮入鬼道,成為他的鬼妻。」他說。

「你他媽在扯淡!」

這樣的說法我根本不能接受,我才二十三歲,正是大好年華,怎麼能這樣死去給一隻鬼做妻子!

「不管你信不信,你要想活,就得聽我的。」他說。

「你大爺的,我變成這樣都是你害的,還想讓我聽你的?」我憤怒的罵道。

「你好好想想。」

說完,他忽然就掛斷了。

我草他麻痺,把我害慘了還敢掛我電話,天下居然有這樣的人。

不過冷靜下來一想,事已至此,跟他生氣也沒用,現在得想辦法挽救我的大好青春,而他似乎有辦法救我,我只得壓下心裡火氣,打電話問他要怎樣做才能救我。

「很簡單,今天晚上你再去那個房間住著。」他說。

「為什麼?這可是羊入虎口!」我心頭一驚。

「別問為什麼,照做就是。」

說完,他又掛了。

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攤上這麼一個客戶。

一想到晚上還要去那鬼屋睡一晚上,我心裡就瘮得慌,但還是打了電話給那家酒店,想預訂1202號房間。

可酒店跟我說這個房間要用作其它用途,不給人住了。

我呆了一下,馬上就明白酒店是知道這房間有鬼,但是有鬼的事情是不能說的,不然這酒店倒閉都可能,所以找了個藉口不讓人住。

不過我的大好青春還要仰賴這個房間,我便威脅道:「要是不讓我訂,我就把這個房間有鬼的事情爆給媒體。」

跟我通話的酒店前臺慌了,連忙說:「小……小姐,您有話好說啊,既然您都知道1202有鬼了,為什麼還要進去住啊?」

「你管不著。」我說。

「好……好吧,那請您稍等,這事我得跟經理說說,要是您住進去出了什麼事,我可擔不起這個責任。」她說。

隨即她就先掛斷了。

過沒多久,她就給我打了電話過來,說酒店經理同意了,而且不要錢,只希望我不要把這事告訴其他人,還說有什麼問題就馬上跑出房間,酒店會安排人在走廊裡盯著。

酒店這是怕我在裡頭出了事,影響酒店生意才安排人盯著,而有人保護我也樂意。

而就在這時,我脖子上忽然奇癢,便拿出化妝盒照了照,發現屍斑已經擴大到了小拇指甲大小,周圍的皮膚也變成了恐怖的暗青色,讓我心裡慌張的很,只得回家拿了條圍巾圍住脖子,不讓人看出異樣來。

當夜幕降臨後,我便去了那家酒店。

酒店前臺一看我預訂的房間是1202,面色一變,連忙客氣的引導我去了酒店一個會客室。

裡頭有個中年男人,前臺稱呼他為經理,見我進來,便揮揮手讓前臺出去,然後就從沙發旁邊拿出了個黑色袋子,客氣的說:「小姐,這裡是三十萬,我想請您別去住那個房間,也不要把這事透露出去。」

三十萬,算是不小的誘惑,要是沒有屍斑,我肯定就拿錢走人了,可這事卻關係到我的性命,所以我對他說:「不好意思,我有非住不可的理由。」

說著,我把圍巾拿了下來,指了指屍斑。

他瞬間瞪大了雙眼,惶恐的後退了兩步:「你……你這是屍……屍斑?你被鬼纏了?」

既然他能認出這是屍斑,也省得我解釋,便點點頭,說:「由於你們酒店知情不報,害慘了我,等屍斑的事情解決了,我會找你要個說法的。」

說完,我便圍上圍巾,摔門而去,徑直來到了1202號房間門口。

我緊張的吞了口口水,往走廊兩側望瞭望,看到四個服務員正在走廊盡頭盯著我,神情都有些許慌張。

最終我深吸了口氣,開門走了進去,暫態就感覺來到了一個冰窖裡頭,森冷森冷的!

我連忙開了燈,沒急著關門,而是先往裡頭打量了下,確認那東西不會突然蹦出來才關上門,緊張的走到床邊,卸下手提包,抓過床頭櫃上的空調遙控器開了空調,然後就縮到床上,用被子蓋住身子,瞪著雙眼繼續掃視房間裡的各個角落。

突然,被子裡頭好像有人在摸我下面,嚇得我一把掀開被子跳下了床,卻發現床上空無一物。

看來是我太緊張,出現錯覺了。

「咚咚咚……」

這時有人敲門,我便走過去開了門,見到門外站著個男服務員。

「王……王小姐,你還沒……沒出什麼事吧?」他眼睛一直往房間裡頭瞟。

我搖搖頭,說:「暫時沒事。」

「那就好,有事就跑出來叫我。」

說完,他撒丫子就跑了。

無語,要真有事,這些服務員肯定靠不住。

隨即我砰的一聲關上了門。

可就在這時,身後好像有一隻手搭上了我肩膀,很涼很涼。

我渾身一緊,驚恐的瞪大了雙眼,不敢回頭。

不過肩膀上冰涼的感覺很快就消失了,接著沐浴房裡就傳來了嘩嘩譁的水聲。

我知道,是那隻鬼出現了!

不知道它接下來會對我做什麼,我很想出去,可屍斑的事情還沒著落,只能立馬給劉先生髮了資訊過去,問他讓我來這到底是要幹什麼。

他馬上就回信了,可只說讓我好好的待著,還說這一晚會很不平靜,希望我不要被嚇傻了。

我欲哭無淚,哆哆嗦嗦的靠在門前,一旦有什麼事,就能立馬打開門逃出去。

沒多久,沐浴房裡的水聲停了,看來是這隻鬼洗好澡,要出來了,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緊緊的握著門把手。

啪……

忽然,電視機開了,嚇得我雙腳一軟,差點跪倒在地。

這時,我手機響了一下,以為是劉先生髮了簡訊過來,連忙去看,發現是一個陌生號碼,而當我看到這條簡訊的內容時,整個人都傻了,這是屋裡的鬼給我發來的!

它說它看上我了,想跟我永遠的在一起,而在一起的辦法就是讓我也變成鬼。

還讓我不要急著看見它,因為它在我們人的眼中不帥,要等我變成了鬼才會覺得它帥,所以它要把第一次見面留在我變成鬼以後,給我個最好的印象。

這隻鬼也太自戀了,我根本就不想見它。

我哆嗦著給它回了條簡訊,求它放過我。

「我看上你了,你不開心?告訴你,我死之前很帥的,變成鬼也是帥得掉渣。」它回了條這樣的資訊。

「既然你這麼帥,肯定有很多漂亮的女鬼,你可以去找它們啊,我是人,還不想死。」我回道。

「什麼!活著到底有什麼好的,受苦受難,我現在死了,逍遙自在。」

它語氣變了,我能感覺到房間裡的空氣忽然變得更加陰冷,光線也是愈發昏暗,讓我以為它是被激怒了,哆哆嗦嗦的不敢回信,也不敢動彈。

不過過沒多久,它又給我發了資訊:「好吧,既然你這麼怕死,我就不讓你死,不過,你得為我做一件事情。」

「什麼事?」我連忙回信。

「很簡單,我要你去萬寶路173號找回我的腦袋!」它回道。

我瞳孔猛地一縮,找……找腦袋?

「你是死掉還是找腦袋,選一個。」它又發信息說。

這根本就是個不用思考的選擇題,找一顆腦袋雖然恐怖,但總比死了好,因此我回信說答應給他找腦袋。

「很好,只要你能找回來,你身上的屍斑我就給你去掉,不過我要提醒你的是,屍斑的擴散速度會越來越快,從現在開始,你只有不到兩天的時間了。」它回信說。

兩天!

看來時間緊迫,也不知道找到它的腦袋難不難。

這時,電視機忽然又啪的一聲自動關掉了,接著房間裡不再那麼陰冷,光線也亮了一些。

看來它是暫時消失了。

我鬆了口氣,迅速走到床頭櫃旁邊,抓起手提包就跑了出去。

「啊啊啊……」

突然,走廊兩頭都傳來怪叫聲,卻是酒店的四個服務員以為有什麼從1202出來,都被嚇跑了。

我無語,他們果然靠不住。

隨即我離開了酒店,打算直接去萬寶路173號。

不過正要用滴滴打車叫車時,劉先生打了電話過來,問我有沒有事情發生。

我就把剛才跟那隻鬼對話的事情說了。

「看來你已經成功的邁出了第一步,不過晚上你還是別去那裡了。」他說。

「我只有兩天時間,應該分秒必爭,為什麼晚上不能去?」我問。

「嘿嘿,那條路可不尋常,不信的話,你可以叫輛計程車過來,看司機敢不敢去那裡。」他大有深意的笑道。

我心裡一突,難道那地方……

為了確認,我先掛了電話,然後叫了輛計程車過來。

「姑娘,去哪兒啊?」司機把車窗搖下來,熱情的問道。

「萬寶路173號。」我說。

司機瞬間面色大變,看我的眼神裡充滿了驚恐,然後竟猛地一踩油門開走了。

我當場傻眼,看來萬寶路173號很不尋常!

我連忙在百度搜索欄裡輸入了這個地方,想查查這個地方出過什麼樣的詭異事,可度娘卻跟我說這個地方不存在!

我只得擴大了範圍,想搜搜萬寶路,但是度娘給我的結果仍舊一樣,不存在!

可是人家司機都知道萬寶路,肯定是存在的啊,除非是這條路牽涉到某種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讓放到網上來。

這時劉先生又給我打了電話過來,說:「怎麼樣,還敢不敢去?」

我仔細掂量了下,覺得還是得抓緊時間,畢竟我不知道那顆腦袋難不難找,而且我突然對這條路很好奇,因此我回道:「敢去。」

「膽量還挺大,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就給你提幾個醒。」他說。

「你說。」我回道。

「去那個地方,有四條忌諱。第一,進了萬寶路的路口之後,只能直走,不能回頭,不能繞道,不能停。第二,即便直走,也得挺胸抬頭,走王八步,步子要穩,不能急。第三,切忌東張西望,一直看著前面就夠了。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如果有人叫你,別應!」他說。

這些話聽得我心裡瘮得慌,讓我想打退堂鼓了,但想到兩天的期限,我決定還是博一博,想必只要不犯這四條忌諱,應該不會有什麼事的。

可要是犯了呢?我連忙問他這種情況該怎麼辦。

「如果你犯了哪條忌諱,必須立刻停下,閉著眼睛默念三聲甲木,然後再睜開眼睛大聲罵兩句髒話。懂了沒?」他說。

「懂了。」我說。

「最後再跟你說一句,173號在那條路的盡頭,你到173號後就跟我聯繫。」他說。

說完他就掛斷了。

我立馬在網上查了下離萬寶路最近的一個地方,叫來計程車到了那裡。

這地方很偏僻,屬於城市遠郊,沒有市中心的喧鬧繁華,過路的車很少,周圍靜悄悄的,沒什麼人氣。

隨即我按照百度地圖的指引往前走去,沒多久就到了一個路口前面,旁邊有一塊鏽跡斑斑的牌子,寫著:萬寶路。

道路兩邊都有一排粗大低矮的樹,樹冠遮住了夜空,一走進去,給我的感覺就是走進了一條長長的走廊裡頭,隱約能看到樹木後面稀稀拉拉的座落著一些房屋,都沒有開燈。

路燈的光很昏黃,大部分還被樹葉子給擋住了,因此整條路的光線嚴重不足,感覺很陰森,讓我不由得神經緊繃,下意識的想東張西望的打量各個地方,但想起劉先生說的四條忌諱,就不敢這麼做了,立馬抬頭挺胸,走起不適合女孩子的王八步,雙眼也只敢直直的看著前面。

剛走了沒幾步,路上忽然颳起了一陣冷風,頭頂的樹葉頓時沙沙作響,我不自覺的弓起腰桿抱著手臂,想暖和一點。

「美女,天冷了,多穿衣服。」突然,身後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我下意識的就回過頭去看,結果後面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我瞳孔一縮,這……這是幻聽還是有髒東西出現了?

我想起了不能回頭看的忌諱,連忙扭過頭去閉上眼睛,哆嗦著默念甲木。

可第一聲剛唸完,身後就響起了腳步聲,越來越近,嚇得我一口氣念了另外兩聲,又立馬睜開眼用我最大的聲音罵了兩句草泥馬。

罵聲剛落,身後的腳步聲就不見了。


看來劉先生的辦法真有用,我大鬆了口氣,擦擦額頭上的冷汗,繼續挺胸抬頭,邁開王八步。

這時,我想起了以前村裡老人跟我說髒東西怕惡人的事情,而在我印象中,惡人就是那種罵罵咧咧,滿臉橫肉,盛氣淩人的類型,感覺我現在罵髒話,走王八步就是在扮惡人。

隨即我不再多想,只是一門心思的往前走,也不去注意周圍到底是什麼情況,想來只要這樣做,應該就不會出什麼事。

可大概是走了五分鐘的樣子,前面突然傳來汪汪汪的犬吠聲,我眯起眼睛一看,發現是一個紮著兩條辮子的小女孩牽著一條大黃狗走了過來。

大黃狗很兇,對我叫喚個不停,小女孩牽著很吃力。

大半夜的,一個小女孩怎麼會出來遛狗?難道這小女孩是……

「姐姐,我從來沒見過你,這麼晚了你怎麼會來這裡啊?」小女孩努力的牽著狗停在遠處,疑惑的問道。

她看起來挺可愛的,怎麼都不像是髒東西,而且髒東西應該挺厲害的,牽著一條狗怎麼都不會那麼吃力吧?

這應該是我多想了,看誰都覺得是髒東西,所以我步伐不停的回了句:「姐姐來這有點事,麻煩你把狗狗牽走好麼,姐姐怕狗。」

有狗擋道的話,我必須停下或者繞道,但無論怎麼做都犯了第一條忌諱。

可話音剛落,小女孩的腦袋突然就沒了,狗也不見了,然後它緩緩的飄了過來。

我頭皮瞬間就炸開了,這才意識到這是隻鬼,那隻大黃狗分明就是它弄出來的幻覺,而我犯了第四條,也是最恐怖的那條忌諱,回應了它的話!

我立馬停下,故技重施,閉上眼睛念甲木,罵髒話,睜開眼睛後發現它已經走了。

我頓時鬆了口氣,可就在這時,我眼角的餘光瞥到右邊的樹旁有道白影,而且能夠感受到一雙陰森的眼睛正緊緊盯著我。

它……它沒走!

怎麼回事,難道劉先生的辦法失效了?

我努力讓自己平靜一點,很快就發現它只是在旁邊,沒有過來,或許是在忌憚什麼,這應該是劉先生的辦法產生的效果。

既然如此,也就不用太驚慌,我深吸了口氣,繼續往前走。

可是我每走一步,它也會跟著我移動一步,似乎不想輕易的放過我,嚇得我腦袋裡一片空白。

過沒多久,前面出現了一個十字路口,它忽然陰森森的說:「別過去,有車。」

車?這路口空蕩蕩的一片,屁都沒有。

常言道鬼話連篇,鬼話自然不能信,因此我大大咧咧的走了過去。

但剛走進路口,兩側莫名的響起了無數的喇叭聲,好像我是走在一個川流不息的路口,驚得我瞳孔一縮,下意識的往兩側看了看,發現根本就沒什麼!

難道是這隻鬼給我製造了幻聽,想嚇退我?

我覺得只有這個可能。

不過這時我發現它沒跟上來,雖然有點疑惑,但這正合我意。

我想繼續往前走,但想到往兩側看是犯了忌諱,只得先停下,念了甲木罵了髒話再繼續走,一直走到路口中央都沒再聽到喇叭聲,這讓我更加確信是小女孩鬼弄出來的幻聽。

走過路口之後,我發現前面的路就是一片黑暗,路邊沒有樹木,沒有路燈,更沒有房子,若不是還有些許的月光,走到這裡來簡直要伸手不見五指。

而黑暗其實是最讓人心慌的,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黑暗中到底有什麼,這種未知的恐懼讓我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只希望能順利走完接下來的路。

可是老天爺似乎沒有聽到我的請求,不知什麼時候,一雙冰涼的手搭在了我兩肩上,等我反應過來時,雙腳一軟,差點跌倒。

「姐姐,你不能再往前走了。」小女孩鬼的聲音忽然在身後炸響。

沒想到它早就跟上來了,而且從走進剛才的路口開始,它就一直搭著我的肩膀,走了一段順風的路,我還傻傻的以為它走了。

也不知道它會不會害我或者會怎樣害我,我現在能做的只是頂著一顆已經一片空白的腦袋,邁開王八步子往前走。

其實我現在更想暈過去逃避這一切,無奈的是我暈不過去。

「姐姐,快停下,真的不能再往前走了。」它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這回話音剛落,前面不遠的地方忽然亮起了一抹光芒,定神一看,卻是一幢別墅,燈火通明!

「姐姐,我得走了,你好自為之。」

它莫名奇妙的說了這麼一句,肩上冰涼的感覺就消失了。

看來它終於是走了,我大鬆了口氣,竟有種死裡逃生的感覺。

至於它說不能再往前走,我只當是鬼話,左耳進右耳出。

幾分鐘後,我走到了別墅前的草坪前面,看到旁邊有一塊木牌,寫著:萬寶路173號。

終於到目的地了。

這幢別墅通體雪白,看起來很是高大上,草坪中央有一條碎石子鋪成的小路,通到門前的臺階下。

說實在的,我難以想像一顆腦袋會在這樣一幢別墅裡面。

我深吸了兩口氣,讓自己從剛才的驚悸中平靜下來,就給劉先生打了電話過去。

「王小姐,幹得不錯,不過我得問問你,這幢別墅有沒有亮燈?」他說。

「亮了,燈火通明的樣子。」我說。

「什麼!」他忽然驚叫了一聲。

我心裡一緊,連忙問:「怎麼了?亮燈就說明裡面有人住著啊。」

「你想多了,這幢別墅只能在沒燈光的時候進去。」他沉聲說。

「為……為什麼?難……難道里頭有髒東西?可髒東西沒必要開燈吧?」我又緊張了起來。

「別問那麼多,馬上撤。」他說。

「不會吧,我擔驚受怕才到了這裡的,即便裡頭真有髒東西,但我進去後小心點總沒事吧?」我有點不甘心。

說完,過了好幾分鐘他才回道:「你要進去也行,不過你得閉著眼睛進去,而且之後一句話都不能說。」

「你在逗我嗎?閉著眼睛我不得摔死啊?」我不滿道。

「我會當你的眼睛。」他說。

「你怎麼當?」我問。

剛問完,他忽然就掛了,然後給我發了條簡訊,是個QQ號,讓我加他好友。

我有點無語,搞什麼鬼?

不過我還是加了他,當看到他的網名叫「一隻小蜜蜂」時,我差點笑噴。

這時他有視頻通話的請求,我接受了,發現他把自己手機的攝像頭給遮住了,看來他不想表露自己的廬山真面目。

「有耳機嗎?有就戴上。」他說。

我耐著性子從包裡取出一副耳機,問:「然後呢?」

「把前置攝像頭打開,你要拍的是前面。」他說。

我調整了下攝像頭,問:「再然後呢?」

「你不需要再做什麼,進入別墅之後,閉上眼睛,你的手機會把你前面的景象全都傳輸給我,我會告訴你該怎麼做怎麼走。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希望你不要說話,不要出聲更不要睜開眼睛。當然,最重要的是,千萬抓緊你的手機!」他說。

我頓時一呆,虧他想的出來這種辦法。

接著他又說:「現在是淩晨一點半,三點前你必須要出來,否則會有很恐怖的事情發生。」

「到時候你提醒我。」我說。

隨即我走到別墅門前,深吸了口氣,閉著眼睛去推了推門,房門竟嘎吱一聲開了,一股腐臭難聞的氣息直接湧了出來,差點把我熏暈過去。

「注意攝像頭,對著前面,不要對著地面。」他不滿的說。

我連忙調整了下攝像頭,結果他忽然倒吸了口涼氣:「我擦,這……有點出乎預料了。」

聞言,我心裡一緊,很想問他這裡到底有什麼,但已經走進來了,不能說話。

砰!

突然,身後的房門自己關上了,嚇了我一跳,差點就睜開眼了。

我現在不能看,根本不知道周圍有什麼,心裡恐慌的很。

「先停下。」他忽然說。

我立馬停住腳步。

下一刻,我感覺有個冰冷的東西幾乎是緊緊的貼著我的臉,似乎是在觀察我,嚇得我渾身一繃,不敢動彈絲毫。

然後我感覺它在圍著我轉圈,甚至還摸了摸我的腰,驚得我渾身都流出了冷汗,生怕它接下來會對我做什麼恐怖的事。

所幸它很快就走開了,劉先生讓我往前走,還說地板上有個東西,不要被絆倒了。

剛走兩步,我就踢到了他說的東西,用腳踩了踩,有點軟,感覺是隻手,才知道這可能是具屍體,嚇得我立馬退後了一步。

「死了很久的,已經開始腐爛了,不會爬起來害你。」他說。

我有點作嘔,怪不得一進來就有那麼濃的腐臭,而這傢伙不直接告訴我前面是具屍體,明顯是有惡趣味,拿我尋開心,恨得我牙癢癢。

「別磨蹭了,你沒多少時間的。」他說。

說實在的,我現在真想揍他一頓。

隨即我小心翼翼的繞過了前頭的屍體,大概往前走了二十步,他讓我右拐,說前面有個樓梯間,往下走是通往地下室的。

可就在他說話的時候,一雙冰冷的手突然從後面掐住了我的脖子,我一下子就喘不過氣,連忙用手去抓,卻只能抓到自己的脖子,抓不到那雙手。

「怎麼了?往前走啊!」他催道。

該死的,他居然不知道我身後有髒東西,也對,攝像頭拍著前面,後面拍不到,因此我連忙轉了下手機。

「哦買噶,快把耳機插頭拔了!」他驚呼一聲,說。

剛拔掉,就聽到他念出了六個發音很奇怪的字,話音一落,那雙手就鬆開了。

隨後他讓我把插頭插上。

「從現在開始,你可要抓好手機了。」他說。

我緊張的吞了口口水,知道他通過手機趕跑剛才那個東西后,那個東西肯定會惦記上我的手機,手機一旦被奪,我下場估計會很慘,所以我用雙手死死的握住後,才慢慢的往前移動。

沒多久,他說我已經站在樓梯上,但是下面第五級臺階的地方有幾個東西擋道,我得貼著右邊的牆壁才能下去。

他話裡的意思我聽出來了,就是不能碰著那幾個東西,這讓我整顆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

隨即我靠到了右邊的牆壁上,用腳邊試探邊下樓梯,當下到第四級臺階時,我駭然的感覺到左邊好像有幾雙眼睛正看著我,讓我雙手止不住的發起抖來。

「鎮定,只要不碰著它們,不會有事。」劉先生說。

說的輕巧,我現在跟瞎子似的,怎麼鎮定?

我深深的吐了口氣,側著身子趴在牆壁上,緩緩的往下移動。

當我第一隻腳踩在第五級臺階上時,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一股陰冷的氣息緊緊的貼在身後,巨大的心理壓力差點讓我癱軟下來,我生怕身後的東西會主動挨上來。

所幸它並沒有,我最終是撐著走了過去,順利踏上了第六級臺階。

可就在我想鬆口氣的時候,忽然感覺左手上的手機被後面的什麼東西抓住了,很快就要脫離手掌,嚇得我立馬用雙手抓住,猛地往前一拽。

「幹得好,切記時時刻刻都得注意你的手機。」劉先生說。

隨後他繼續指引我往下走,短短的一段樓梯,我走了好幾分鐘。

而剛到樓梯下,他就說:「據我所知,地下室跟上面的別墅是兩個不同的區域,你現在可以把眼睛睜開,也可以跟我說話。」

我立馬睜開雙眼,發現這裡黑乎乎的一片,是伸手不見五指的真實寫照。

「你幹嘛讓我來地下室?」我問。

「要說這別墅裡什麼地方會藏著一顆腦袋,那一定是地下室,不信的話,你可以打開手電筒看看這裡。」他說。

聞言,我便關了視頻通話,打開手機手電筒往周圍照了照,竟發覺這個地下室構造複雜,我所處的是一個類似岔道口的位置,前面跟左右都有一條黑乎乎的走廊!

真不知道怎麼會有人弄出個這樣的地下室,我不知道該往哪邊走,畢竟我不知道那顆腦袋在哪。

這時他給我發了QQ消息過來,說哪邊看起來陰森就往哪邊走。

「哪邊都很陰森,你叫我往哪走?」我回道。

「我對上面的別墅很熟,但對地下室知道得不多,建議你拚一拚,隨便做個選擇。不過醜話說在前頭,要是你選錯了,就沒有時間再讓你去另外一邊,你得馬上撤走。」他說。

隨即我往三個方向仔細看了看,覺得左邊好像要更加陰森一點,便深吸口氣,循著手電筒的光往左邊走去。

很快我就發現,越往裡頭走,感覺就越冷,是那種讓人心底發寒的陰冷。

不過冷歸冷,走了很長一段距離我都沒感覺到周圍有什麼東西出現,這並沒有讓我覺得安心,反而是更有心理壓力,因為那種東西都是擅於隱藏在暗處的,指不定就在某個地方盯著我呢。

而這走廊似乎也挺長,走了這麼久都沒到頭。

這時劉先生忽然給我發了資訊,說他記得地下室裡有個問歌人,要是遇見了,一定要立刻跪下,趴在地上,它問什麼都不要答,直到它徹底走遠了才能起身。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突然,前面傳來了詭異的歌聲,是一個女人唱的,嚇得我手上一哆嗦,差點把手機給撂地上。

接著這歌聲越來越近,走廊裡也莫名奇妙的颳起了風。

看來劉先生說的問歌人出現了,我連忙跪伏在地。

只片刻的功夫,歌聲就來到了我面前,讓我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明月幾時有……」

它忽然又兀自唱了起來,邊唱還邊圍著我轉,我只能祈求它唱完一首後能夠快點走開。

可下一刻,它猛地湊到我耳邊:「姑娘,這是什麼歌?」

「明……」

「嗯?趕緊說啊……」它陰森森的催道。

這明顯不可能,說不定這個東西是假裝走開。

果不其然,剛過了幾秒,我就感覺有個冰冷的東西飄到了旁邊!

它又圍著我繞了幾圈,忽然說了這麼一句:

「姑娘,後會有期。」

「哈哈,還能回覆,說明沒中招。」他發消息說。

「那當然,本姑娘福大命大。」我沒好氣的回道。

「好了,別貧了,快走吧。」他說。

我心裡微喜,看來我運氣還不錯。

「這麼快?這腦袋長什麼樣?」他有點詫異。

「腐爛得差不多了,看不清。」我回道。

「那肯定不是那隻鬼的腦袋。」他說。

「為什麼?」我問。

新鮮!

這種描述……

我看了看時間,還差兩分鐘就三點,頓覺自己還是很幸運的。

「出去了沒有?」這時劉先生髮消息問。

「出來了。」我回道。

「回來了,沒什麼事,只是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顆腦袋。」我回道。

「腦袋的事情,你主動聯繫下那隻鬼,它應該會給你進一步的指示。」他說。

「主動聯繫它?」我嚇了一跳。

什麼!那與其讓它進我屋,還不如我聯繫它了。

它奶奶的,這是想反悔?

「喂,什麼人,在那幹什麼呢?」忽然,身後響起了一道呵斥聲。

我轉身一看,是個年輕的男人,沒有穿醫院制服,看起來有些臉熟。

「王曉曉?」他忽然驚呼。

我頓時一愣,問道:「你認識我?」

「我了個去,你真是貴人多忘事,我是你初中同桌劉雄啊。」他笑道。

「哦,原來是當年的鼻涕蟲啊。」

他笑了笑,說:「那時你就是咱們班上的一朵花,沒想到現在還是那麼美啊,不對,更美了。」

「喲,小子,嘴挺甜啊。」我笑道。

「那是必須的嘛。」他說。

「好了,言歸正傳,你現在在醫院上班?」我問。

他點點頭。

「不錯嘛,當醫生了。」我說。

聞言,他臉上露出一絲苦澀,說:「什麼醫生啊,初中畢業我就沒讀書了,現在是給醫院看守太平間咧。」

「守屍人?」我頓時一驚。

他點點頭,說:「這活可不好幹,每天晚上都提心吊膽的。你現在怎麼樣?」

「普通白領吧,工作比較清閒。」我說。

「真後悔當時年少無知,沒繼續讀書啊。」他說。

「沒事啦,各人有各人的路嘛。」我說。

他苦笑了下,然後疑惑的問道:「對了,你到這個地方來幹什麼?」

「我對太平間很好奇,剛好路過醫院,就來看看。」我瞎編道。

「所以你是想讓我幫你看守一晚上。」我笑道。

他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說:「你要是害怕的話,就當我沒說吧。」

「女朋友生日可得好好陪陪啊,所以我肯定幫你這個忙啦。」我說。

「真的?」他喜出望外。

我微笑著點頭。

「太謝謝你了。」他連忙道謝。

「謝啥,我還得謝謝你給我體驗守屍人的機會呢。」我說。

隨即他把一串鑰匙給了我,又說:「你晚上八點過來上班的時候,最好是在門邊燒把香。」

「為什麼?」我心頭一驚。

「我也不想騙你,實話告訴你吧,太平間不太平,燒香是為了保全自己。」他說。

雖然早知道太平間不是太平地兒,但親耳聽到他說出來,還是有些毛骨悚然。

「要是你害怕,就把鑰匙還給我吧。」他說。

我搖搖頭,說:「我就是喜歡刺激。」

「只要你照我說的做,除了心裡害怕點,不會出什麼事的,你可要記住了。」他又說。

「記住了。」我點頭道。

隨即他把電話號碼告訴了我,說到時候有事就及時聯繫他,他會過來。

最後又道了聲謝就離開了,想必是急著見女朋友去了。

我心裡慌張得緊,只希望能夠騙過它。

點讚
上一篇:

千萬別去泰國這個寺廟,太嚇人了 ! 觸目驚心 ! ! 泰國血腥詭異寺廟 , 古刑法竟強破處女身...

下一篇:

屍體入葬後被挖出 灌入「巫毒粉」重返人間變喪屍

特別推薦
馬來西亞 KL 星光 STAR 婚紗店面前的 CCTV 竟然拍攝到... 超恐怖!!!超嚇人 !!!
馬來西亞 KL 星光 STAR 婚紗店面前的 CCTV 竟然拍攝到... 超恐怖!!!超嚇人 !!!
12點閱4點讚
CCTV 拍攝到一名小女孩獨自在床上睡覺的時候被(他)連人帶身拉出去房間,小女孩竟然喊爸爸求救!!
CCTV 拍攝到一名小女孩獨自在床上睡覺的時候被(他)連人帶身拉出去房間,小女孩竟然喊爸爸求救!!
靈異影片
557點閱3點讚
恐怖注意!八大「靈異凶物」千萬不要隨便亂碰,容易厄運上身,但第三點未免太容易遇到了吧?
恐怖注意!八大「靈異凶物」千萬不要隨便亂碰,容易厄運上身,但第三點未免太容易遇到了吧?
靈異傳說
640點閱11點讚
發佈留言
0/100
留言列表
暫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