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左手莫名染上屍斑,沒想到是因為參加葬禮時他做了「這件事」!結局太恐怖了...

我問我爺爺的好友丁老頭:「這藍色的疤是個什麼東西?」

「這個疤啊, 是鬼魂死之前留下的最大的怨力, 它可以算作一個記號, 也可以算作一種詛咒。 」丁老頭見我認真了, 也就跟著認真起來。

Advertisements


你一輩子就會遇鬼無數。 」丁老頭小黑眼鏡裡終於有了一絲同情:「你又是被冥靈騙了精血, 又是被怨鬼打記號, 你爺爺這走了還沒一個月呢吧。 」


「唉……」我一聲長嘆, 這是做了什麼孽啊。

「你想想, 殺了哪隻鬼被劃拉了。 」

「我哪能殺鬼啊, 您又不是不知道, 我只會困, 哪裡會殺……等等!」我說著猛然想起來, 有隻女鬼好像被我不小心拍死了啊, 那隻叫什麼來著, 叫, 江新雨!

我猛然想起來了, 連忙將事情跟丁老頭說了, 當然五十萬的事情就抹掉了, 只說助人為樂。

丁老頭聽完皺了皺眉:「你說你不小心拍死的?」

「是啊, 而且她死之前,

Advertisements


道場所需的東西嘛, 殯儀館倒是齊全, 到時候去那裡開場子就行了, 但是這一來二去得一個月的功夫, 我怕你撐不住啊。 」


「什麼意思?」我警惕的看著他。

「你看你這手的顏色, 跟屍體有啥差別。 」

「我去, 丁爺爺, 你不要嚇我啊。 」我連忙抽回手。

「你這手只要一接觸熱茶, 就會顯露出這種屍體的顏色來, 而且會不斷蔓延。 這種藍色光芒其實也是陰氣附體的一種, 吸引的鬼越多, 陰氣就越重, 侵蝕你的身體就越嚴重, 不注意的話, 很快就會蔓延到你的全身。 」

「我去, 我不想變成一具會走的屍體啊!」我哀嚎。

Advertisements


齊刷刷的向後退去, 一道一米寬的小通道就露了出來。


「竟然還有機關, 我爺爺武俠小說看多了嗎?」我目瞪口呆。

「小丫頭片子扯什麼呢, 趕緊進來。 」丁老頭不跟我廢話, 扯著我就走了進去。

前腳剛進去, 後腳那牆就自己合上了, 這尼瑪小說電視劇裡的情節吧, 我爺爺什麼時候還搞了這麼一出!

那面牆合上之後, 周圍立刻亮起幾盞燈, 但是那些燈座很奇怪, 雕刻著一些稀奇古怪的圖案。

「不要跟我說你連龍九子都不認識。 」丁老頭看著我。

「哪能啊, 我這不是在看雕工麼。 」我連忙笑了起來,

Advertisements


但是, 尼瑪那不是帶進棺材的玩意麼。 這裡怎麼這麼多這種銅錢, 不知道扒了多少死人嘴啊。


我手一鬆, 古錢幣劈裡啪啦的落在了架子上, 我卻彷彿看到一個個亡魂掉在了架子上。

「我去, 丁爺爺, 你不要嚇我!」我連忙走到他身邊, 頓時對其他的東西也喪失了興趣, 生怕又是從死人身上扒下來的。

「嚇你做什麼, 做我們這行的, 別的無所謂, 但是就是不能怕!你一怕氣勢就弱了, 所有好運氣都要跑乾淨咯。 」丁老頭說著, 從架子上, 拿出一盒墨斗線。

「我知道, 我爺爺說過的。 」我連忙應聲, 但是一想到自己如今就是個什麼鬼都招的活靶子, 哪裡能不怕?

不過既然說到這個, 丁爺爺肯定不能一直在我身邊, 求人不如求己, 趕緊學兩招有備無患。

「丁爺爺, 我覺得我現在只會困鬼弱爆了, 有沒有什麼一招就把鬼幹掉的術法啊。 」

丁老頭聞言, 突然止步轉過頭來認真的看著我:「天星, 我們道家, 除魔衛道乃是天職, 但是, 若是在能力可及的範圍內, 能不殺, 就不殺。

「雖然鬼多數是惡, 但是很多並沒有害過人, 對付這樣的鬼, 能超度就超度, 不能超度就鎮壓。 除非白天那隻鬼娃娃那種的, 吃了的無數人肉的惡鬼, 就是惡到了骨子裡的, 這種的才可直接擊殺, 你明白嗎?」

「不明白, 它們要殺我, 怎麼不算害人呢, 我如今招鬼, 如果不是自己有能力, 或者丁爺爺你不在, 那我豈不是早就死了?那我多冤啊, 所以, 你還是教我吧。 」我看著他, 善就是善, 惡就是惡, 既然是惡, 不就是要剷除麼。

而且, 有鬼想要害我, 我還給它超度, 不是以德報怨麼。 古話說的好, 以德報怨, 何以報德?

「上天有好生之德, 我們這樣有修煉能力的人, 已經是得天道之助, 懂得了許多平常人不懂的東西, 見識了許多平常人沒見識過的東西。 那麼相應的, 我們就應該為了維護天道中無形的秩序而努力。 而且, 天道之中的因果, 豈是我們能看透的?所以能善的時候, 千萬不要惡。 」

「好複雜, 聽不懂。 」我搖了搖頭。

丁老頭的臉色有些黑, 我就知道他這人暴脾氣, 說不了兩句正經話, 更別提大道理了。 但是他黑著臉, 竟然還言簡意賅起來。

「簡單的說, 就是少造殺孽, 少糾纏因果, 遏制心中的殺念, 一心向善。 你看, 你無意間打死了那隻叫江新雨的鬼, 雖然無心, 但畢竟是殺。 然後她就留給你這道疤, 讓你被鬼糾纏。

你自己想想, 你若不殺她, 只是超度或者鎮壓, 她何來拚死怨念的這一詛咒?所以, 說起來, 造成你今日被鬼圍攻的果, 其實是你早前種下的因。 」

我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奶奶的, 合著我是自己作死, 惹了一堆麻煩!

「我也不想殺她的麼, 誰讓她那麼不經拍……」我嘟囔著, 卻是明白了丁老頭的意思, 反正自作孽不可活, 多行不義必自斃。

丁老頭見我懂了, 這才轉過頭去:「現在可沒有立刻就能用的術法教你。 倒是你爺爺以前教你的那些, 你沒事都拿出來好好練練。 光是我見著的, 困鬼和超度和鎮壓的都有好幾種, 你自己不注意, 關鍵時刻就沒招, 那可怪不了別人。 」

丁老頭在架子上又是一陣翻找。 但是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手一頓, 猛然間又轉頭來看我。 .

「怎, 怎麼了?」

「你知道你爺爺為什麼不教你殺的術法嗎?」丁老頭看著我。

「這我哪裡知道啊。 」我一愣, 好像是這麼回事。

「天星, 你命硬克人, 天生身體殺意極重, 所以你一定要記得, 不到萬不得已, 對待鬼怪, 不要隨意殺戮。 」丁老頭說的甚是鄭重。

我撓了撓自己的頭:「知道了。 」我能殺鬼?那不是湊巧麼, 就我這手段和能力, 鬼不殺我就不錯了, 丁爺爺真沒眼光。 我心裡腹誹著, 但是也不忘為自己謀福利。

「那丁爺爺, 好歹有用的靈符給幾張吧, 關鍵時刻可以保命啊!」我腆著臉。

「對了, 你的烏木鎖壞了。 」丁老頭終於想起來了, 走到一邊的一個櫃子裡, 在裡面摩挲了半天, 掏出幾張黃橙橙的符籙, 上面用硃砂龍飛鳳舞的寫了好些看不懂的玩意。

「這幾張保命符先拿著。 」

「丁爺爺, 你拿我爺爺的東西做人情, 是不是有點不夠意思啊。 」我一把接過, 還不忘貧幾句。

「這裡面的東西, 可不光都是你爺爺的。 」丁老頭神秘一笑。

我一愣, 還想問點什麼, 他卻不在說什麼, 找了一瓶子黑乎乎紅呼呼的玩意, 又找了幾個龜殼一樣的玩意, 這才拎著我出去了。

「丁爺爺你是要佈陣?」機智如我, 一眼看穿。

「嗯, 我剛才已經把這一屋子的陰氣超度了, 這裡暫時畢竟乾淨, 一時半會不會有東西來, 所以趁著這個功夫, 要給你做個替身, 同時佈個簡易的遮掩陣。 」丁老頭說著, 走到了櫃檯後, 摸出幾節竹片, 輕車熟路的編起紙人來。

我蹲在他身邊, 忽然覺得場景有些微妙啊。 當初周金忠就是這麼蹲在我身邊, 看我紮紙人, 巴巴的等我救命呢。 如今風水輪流轉, 等救命的換成了我, 真是不勝唏噓啊。

「別唉聲嘆息的, 把外套脫了。 」丁老頭一聲吩咐, 我連忙把外套給他, 他直接套在了紙人的身上, 在紙人光溜溜的臉上寫下了我的名字, 然後又吩咐我抱著紙人, 自己則站在大廳裡, 將墨斗線拉出, 畫出了一個小方塊, 讓我把紙人放了進去, 同時在門檻邊上, 扯出來一條紅線, 掛了一個銅鈴。

我以為這就完事了, 卻見他又拿出那瓶不知道是黑乎乎, 還是紅呼呼的東西, 灑在了屋子周圍。

「什麼玩意, 這麼臭!」那東西一灑出來, 我的鼻子立刻抗議了。

「黑狗血而已, 叫什麼。 」丁老頭說著, 又從邊上摸出一把硃砂, 細細的灑在了墨斗線上。

「成了?」我看著他起身。

「差不多, 到時候加持幾個訣印就好了。 」丁老頭說著, 又摸出那幾個龜殼一樣的玩意, 放在了房間的四角。

我看他滿頭大汗的, 心裡頭有些愧疚。 雖然這老頭平日不招人待見, 關鍵時刻, 還是棒棒噠。

「天地自然, 穢氣分散, 洞中玄虛, 晃朗太元, 八方威神……」丁老頭唸完淨天地神咒, 又從屋裡掏出艾草和芭蕉, 點上艾草, 又用芭蕉葉狠狠的抽了我一頓。

我知道他是在驅邪, 也不敢妄動, 等他弄完這一系列事情, 總算是落停了。

這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他掃了一眼:「我要回殯儀館了, 這裡就先這樣了, 記得千萬不要踏出門口那道紅線。 」說著, 又給門把手栓了一條線, 遞到我手裡。

「我已經聯繫過了, 送藥的過幾天會過來, 到時候, 你用這繩子給他開門, 但是千萬不要出門, 記住, 不要出門!」丁老頭不放心的看著我。

「不要出門, 不要出門, 不要出門,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我知道啦丁爺爺!」我滿不在乎的衝他揮揮手。

看著丁老頭徹底離開, 我連忙衝進了爺爺的房間。

哼哼, 丁老頭能摸出幾張符籙來, 我肯定也能摸出來。 撇去那死人嘴裡的錢不說, 好東西還是大大的啊。

然而我打開那扇櫃子, 在裡面摩挲了半天, 怎麼都摸不到哪裡有機關可以打開這面牆。

我想到丁老頭之前也是一陣翻找, 難道這個機關還能改變自己的位置不成?我皺了皺眉, 道家淵源深遠, 有一些陣法確實可以做到這一點。

它其實並不是改變這個東西的位置, 而是擾亂你的視覺, 讓你以為它在哪裡, 然而實際上它並沒有在那裡。

想通了這點, 我一聲長嘆, 自己道行不夠啊, 看來還得多加班勁兒。 心裡想著, 摸出我爺爺之前那本紅色的筆記本又翻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丁老頭的藏匿陣法做的太好了, 過了兩天了, 竟然一絲陰氣都沒有造訪, 我頓感心情愉悅, 之前的緊張感和晦氣感消散大半。 唯一讓我不爽的就是, 我的胳膊已經變成了那種死人的青灰色了。

這才兩天, 胳膊就被蔓延了, 再過個十天八個月的我不會真成了會走路的屍體吧?

點讚
上一篇:

屍體入葬後被挖出 灌入「巫毒粉」重返人間變喪屍

下一篇:

神秘的東南亞降頭術 沒事兒不要隨便招惹人

特別推薦
來自星星的事20150610- 驚嚇學園祭【『校』女白琴初登場!
來自星星的事20150610- 驚嚇學園祭【『校』女白琴初登場!
靈異節目
547點閱12點讚
【什麼是冥婚?】冥婚過程大揭密!!
【什麼是冥婚?】冥婚過程大揭密!!
靈異傳說
670點閱5點讚
来自星星的事 20150804 台灣凶宅地圖【衣櫥裡的詭髮、吊燈
来自星星的事 20150804 台灣凶宅地圖【衣櫥裡的詭髮、吊燈
靈異節目
784點閱6點讚
發佈留言
0/100
留言列表
暫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