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胎轉世

照裏說,靈魂和身體,如果在死亡發生以後,也就不會再發生任何關系了,而是各自分開,靈魂不知進了那裏,而身體則必然在自然作用之下腐爛最終化爲塵土。

  可是,奇怪的是有許多的鬼故事,都在有死人身體的地方發生,比如墳場,醫院等……

  丁醫生正在值夜班,當時,他心裏就十分的不自在,他來上班的時候,遇到了一件怪事,而以他的專業知識,竟然無法作出合理的解釋。

  當時大約十點左右,他停了車,向醫院大樓走去,而在他的面前有一個人也在走,當時陰天無月,眼前相當昏暗,恍恍惚惚,也看不清前面那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而且一般來說,如果前面有個人在走,也不會有人特意的追上去看的,畢竟這種事情已經太普通了。

  丁醫生也不知在想著什麼心事——他真的是記不起了,或許他正在想預定在今晚進行的兩項手術,一項十分簡單,預定在十一時做剖腹生産,而另一項則比較複雜,是做子宮瘤的切除手術。

  對了,丁醫生是名婦科醫生,也是位很好的外科醫生,他的外科手術,在本地十分著名。

  外科醫生,尤其是有經驗的,在做手術之前,都會按照病情草擬一個“劇本”,以便手術時照本行事,免得臨時失措,丁醫生或許是在想那兩項手術應該如何的進行。

  他還記得,正當時他一面走,一面還把車匙在手中輕輕揮動著時,前面那個人離他大約有兩公尺,很近,一般如果前面有人在走,那麼走在後面的人,都會自然而然的産生一種依賴的感覺,並且不必再留意前面的路,也不怕會碰到和撞到什麼,因爲就算有東西阻著去路,也一定是先讓前面的人碰上,而後面的人則可保證安全。

  所以,丁醫生隻是想著自己要想的心事,跟著前面那個人走。

  對了,丁醫生終于記起來了,他當時正在想:産婦和她的家人,堅持一定要在今天晚上十一時動手術,估計那孩子可以在十一時三十分剖腹出生——而切那是一個大富大貴,一生順利的好時辰,是請過名家大師算過的,並且不能有上下五分鍾的差誤。

  這也是爲什麼由他來實施手術的原因,因爲丁醫生的經驗老到,行醫以來,未曾有過失誤,而且像剖腹生産這樣的小手術,對他來說,簡單之至!

  丁醫生想著,隻是覺得好笑,他知道産婦是城裏一個大豪富家庭裏的一員,也是個有名的美女,普通人家,也不會因爲這樣而爲下一代的出生擇時辰。

  丁醫生想到,這種行爲,大抵也隻有在中國人的身上才會發生吧,可以說是古老玄秘和現代科學的大結合,但是結果會怎麼樣,隻怕也要在幾十年後才能知道,而到那時候,估計也不會有人記得曾發生過什麼事了。

  作爲一個有專業知識的醫生,他自然感到這種事多少有點荒謬,他自然而然發出了幾下冷笑。在他前面的那個人,腳步慢了一慢,丁醫生一步跨上去,和那人的距離又接近了些。那人在這時,轉過頭,向丁醫生望了一眼。

  仍然很黑,可是奇怪,是由于距離很近的緣故?丁醫生竟然可以把那人的臉面看得十分清楚。首先是那人的臉色,是一種異樣的慘灰色。

  作爲一個醫生,丁醫生知道,一個人的臉色,如果那樣難看,那麼他的健康情況一定極差。這時,他也留意到了那人穿著病人的衣服,那自然是醫院的病人了,他想勸告那人,病人晚上閑蕩,對健康沒有好處。可是,那人臉上的神情,和他奇異的眼神,卻吧丁醫生想說的話逼了回去。

  那人一轉過頭來,雙眼之中有焦急之極的眼神,而神情卻充滿了敵意,像是面對著的,是他的大仇人!

  由于那種敵意如此強型,丁醫生甚至怕他會突然暴力攻擊,所自然而然後退了一步。而就在這時候,那人的神情突然改變了!

  丁醫生再也想不到,人臉部的表情可以在那麼短的時間之內,做如此巨大的改變——那人臉上的敵意陡然消失,非但消失,而且還換上了十分親切的笑容,笑得丁醫生莫名其妙。接著,那人在笑容之中,又充滿了感激之情,向醒醫生點了點頭。

  丁醫生看到那人這樣子,心中雖然奇怪,但多年來養成的禮貌習慣,使他也和那人點了點頭。

  那人卻沒有說話,轉過頭,繼續向錢走,丁醫生遲疑了一下,仍然跟在後面。前面的一段路更加黑暗,那人的背影看不見了,陡然之間,是一堵牆出現在丁醫生的面前,前面已沒有了去路!

  兩邊都是相當濃密的冬青樹,比人稍矮些,修剪得十分平整。

  那個人呢?

  丁醫生一剎那之間的直覺是:那人,傳過了前面的牆,消失了!

  當然,他立即否決了自己這個想法,他用力搖了搖頭,那人一定是鑽過了,或是越過了路兩旁的樹木離開可。丁醫生感到了難以形容的詫異,他不想多在這路的盡頭逗留,所以也不去查看路兩旁的灌木是不是有人跨越過的痕跡,匆匆轉身離開。

  當他走進燈火明亮的醫院時,心中一直在狐疑,那個人前後截然不同的兩種表情給他的印象也十分深刻,他不住告訴自己:事情一點也不怪,樹木不高,人可以容易地攀過去,千萬別胡思亂想。

  在辦公室喝了一杯咖啡之後,他鎮定了許多,到了産婦的病房,頭等病房之中,滿是鮮花,産婦正和丈夫、丈夫的父親,以及一些親戚在說笑,超音波掃描早已確定胎兒是男嬰,所以,産婦神采飛揚——豪富之家第一個第三代的男嬰,當然地位不同,這樣地位重要的嬰兒誕生,會帶來洋洋的喜氣。

  他寒暄了幾句,看了看手表,召來了護士,扶著産婦上了推床,産婦的丈夫緊握著産婦的手,跟著一起走,畫面十分溫馨感人。

  産婦的父親——大豪富滿面笑容,向丁醫生道:“拜托、拜托!”

  丁醫生不知如何回答才好,那是他醫生必盡的責任,有什麼好拜托的。

  十分鍾之後,丁醫生也進入了手術室,一切經過順利得一點刺激都沒有,嬰兒準時在十一時三十分離開了母體。

  一切圓滿,男嬰重達四點三公斤,啼聲洪亮之極。

  好多天後,醫院中才傳說一件聽到的人不是很相信的事:經驗豐富的丁醫生在提起嬰兒的一霎間,忽然震動,松手,以至嬰兒自他的手中跌了下來,幸好在一旁的護士眼明手快,接了個正著,才沒有意外。

  手術室中注意到曾有這情形的人也不是全部,因爲發生的過程太快了,所以傳來傳去,這件事被視爲對丁醫生的惡意攻擊,也有人去向丁醫生求證,丁醫生卻隻是幹笑。

  丁醫生自己明白:男嬰才一離開母體,他看到男嬰的臉,就是那個突然消失了的神秘人物的臉,而且是充滿了仇恨的表情!

  他的確松了手,嬰兒也確曾落下,恰好被護士接個正著。

  或許是眼花了,他想。

  誰知道呢?人家可是擇了最好的時辰出世的!

  而當他在護士手裏把嬰兒抱回來時,嬰兒隻是嬰兒,和普通的嬰兒,看來並無二緻。

點讚
上一篇:

日本怪談:面紙

下一篇:

來自星星的事20150522 - 烏鴉嘴占卜【請神入宅要注意 神

特別推薦
來自星星的事20150619 - 烏鴉嘴占卜【往生者現身求救?!
來自星星的事20150619 - 烏鴉嘴占卜【往生者現身求救?!
靈異節目
518點閱13點讚
好像有人在跳舞
好像有人在跳舞
靈異照片
690點閱3點讚
遇到鬼怎麼辦??
遇到鬼怎麼辦??
靈異傳說
659點閱3點讚
發佈留言
0/100
留言列表
暫無留言
隨便看看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