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怪談:[巢食者系列] 巢食者

這裡就是洒落怖串對吧? 我來講一個幾年前碰到的恐怖故事好了。 那時候,我是某個鄉下地方的大學生,時常跟一群系上的同學一起出去玩。 有些人是偶爾才加入,不是每次都到場, 我們這一掛大概4到6個男生,4個女生。

每當我們聚在獨居的朋友家裡喝酒的時候,有個女生總是會想聊一些怪談相關的話題。 而這時候另外一個女生就一定會一副不太高興的樣子,暫且把她稱作A。 我跟這個A的交情相當不錯。

那個喜歡怪談的女生就簡稱為B吧,其實她也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人, 她講的怪談也不是親身體驗型的故事, 而是那種真的很適合發在這一串(也就是2ch 超自然板的洒落怖串)的恐怖故事, 事實上她似乎也並不相信幽靈真的存在。

反倒是A曾經說她自己「能看得見」,而A好像總是想避開B的樣子。 她們兩個從來沒有獨自一起出去過, 就算是一掛人一起出去,A也總是散發出一種想要跟B保持距離的感覺。 另外一個也聽A說過她自己「看得見」, 並且真的相信她有陰陽眼的朋友(暫稱為C)跟我都覺得, 說不定真的看得見的人就是會討厭那種單純為了好玩而大聊怪談的人吧。

有一天,有個跟B關係很好的男生聽說了某個靈異景點的消息。 那裡大概開車30分鐘就可以到了,B跟其他朋友都很感興趣, 當場就決定要來一場試膽之旅。 後來他們還打算約其他沒有來這次聚會的人一起去,所以我就打電話給A了。

雖然我自己打算要去,但我想A大概不會參加吧。 「我們現在要去~~附近,不過我們是要去試膽啦,大概也不是所有人都會去,所以…」 我話還沒說完,A就搶先回應了。 「你說的該不會是那間很大的空房子吧?你們要去那邊試膽?」

「啊,對啊,聽說那間房子的後院裡有『東西』的樣子」 「………這好像不太好吧?欸,你們別去了,  大家聚在哪個誰家裡喝喝酒講講怪談不就好了嗎?沒必要特地跑那麼遠吧」 想不到A竟然會主動提議要跟大家一起講怪談,讓我感到有些驚訝, 但其他人都已經興高采烈地準備好要出發了。

「唉呀……畢竟大家都已經決定要去了,如果妳不想去的話,這次妳不來也沒關係啊」 結果A沉默了一下。 「………B有要去嗎?」 「當然囉。而且就是她最想去了」 「……這樣啊……那我也要去,你們等我喔」 後來A竟然真的依約到場,還跟B一起上了車。 結果也有些人不想去,最後我們六個人開一輛車(休旅車)出發了。

B這個人就是有點少根筋,她似乎沒有發現A一直想跟她保持距離, 剛出發的時候還在車裡一直興沖沖地談天說地,但沒多久以後她就開始打起呵欠了。 「不知道是不是打工太累了,好想睡喔~」 聽到B懶洋洋地這麼說以後,A就說 「那妳就睡啊。到了我們再叫妳起來」 「謝啦。抱歉,我睡一下」

B跟負責開車的朋友打了個招呼以後,就開始打起盹來,A則是一言不發地凝視著窗外。 到了目的地以後,B還是沒醒來,完全陷入熟睡狀態,根本就睡死了。 「讓她繼續睡吧?」 我跟A四目交會。

「還是帶她一起走好了。把她丟在這裡的話,等一下她會生氣的。」 然後A就把B扛了起來,硬是把她拖到車子外面去了。 這樣也不是辦法,所以C幫忙把B給背了起來,A則是握住了B的手。 等其他人都下車以後,她還搶著走在最前面。 那棟古厝就是一間還算恐怖的空房,大家也都挺興奮的, 還「嗚哇~」什麼的尖叫了幾聲。

B一直都沒有醒來。A一直都握著B的手。 終於,重頭戲登場了,我們繞到房子後面, 發現有個很像是古井的東西孤伶伶地座落在那裡。 靠近一看,發現乾枯的井裡有個東西,像是小型的日式人偶的房子。

「那什麼啊?」其中一個朋友探頭往裡看,就在這個時候, A大喊「快退後!」。 探頭往井裡看的朋友嚇了一跳,把身體往後一縮, 之後井裡立刻傳出了某種聽起來像是「咖唰……」還是「滋唰……」的微小金屬聲響。

「往後退!往後退!到我這邊來!」 在A還沒有喊出聲音以前,我就已經猛烈地感受到一種非常不妙的氣氛了。 咖唰咖唰、咖唰滋唰,細碎的聲響傳來, 聲音越來越密集。 而且還從那座莫名其妙的井裡, 一 直 朝 我 們 的 方 向 接 近 。

雖然我已經想落荒而逃,但身體卻不聽使喚,往旁邊一看,果然其他人也都動彈不得, 聲音越來越近,雖然看不見形體,但我覺得絕對有某種東西就在那裡。 「○○(原作的名字)!再靠近一點!!!!」

A一邊怒吼一邊抓住我的手,讓我握住了某種東西。 確認我已經抓住那個東西以後,A又拼命地把倒在旁邊的人拉了過來, 又讓他握住了某種東西。 欸,我仔細一看,我握住的是B的右腳。剛才那個朋友握住的是B的左手。 A握著B的右手,C還是背著B。A緊緊握著B的手不放, 同時還一面拼命地去拉其他的朋友。

之後發生的事情我就不是很有印象了。 我唯一可以清清楚楚地記得的,就是當我醒來的時候,有某個東西出現在我面前。 也不知道那該算是白色灰色還是透明無色,算是煙霧還是人影, 總之就是有某種不明物體在我們面前。

剛好也就在那個東西的附近,傳出一陣類似咖唰咖唰咖唰咖唰咖唰、 滋唰滋唰滋唰滋唰滋唰的金屬聲響,一直迴繞在我耳邊。 不對,用這樣的敘述方式, 會讓人感覺這一陣金屬聲響是那個如煙似霧的東西所發出的,但其實並非如此。

其實是我們在那個「不知道是煙霧還是人影的東西」背後, 而它則是跟「發出金屬聲響的看不見的東西」正面衝突,正在抵擋對方前進。

我想大概就是這樣了吧。 A呼喊著 「○○、C,你們動得了吧?快逃啊!!快跑回去!」 我們也拼了命地往車子的方向奔跑,終於坐進車裡逃了出去。 我坐在C駕駛的車裡回頭看的時候,已經什麼也看不見了, 只有那一串金屬聲響一直在耳中迴繞不去。 後來,B仍舊酣睡不起,直到我們回到聚會的地點。

「什麼事情都沒發生,所以就沒叫妳起來。」 我們就這樣把她打發回家,之後就所有人在顫慄之中一直喝到天亮。 幾天後,我拉著A問她整件事情的始末,她一臉不悅地對我說明了許多事情。 那個古井確實是真的很危險的地方,這跟她預料的一樣。

「雖然待在那間房子的正面不至於有危險,但是繞到後面去看到古井就不行了。」 似乎是這樣的吧。 問題是救了我們一命的那個詭異的身影,一說到它,A就露出非常厭惡的表情。 「那就是B的……該怎麼說呢,就是依附在B身上的東西。」

A之所以會一直躲著B,似乎並不是因為她討厭B。 她只是發現了有某種東西一直黏著B,而對方不僅十分強大, 而且還給人一種令人厭惡的感覺。 然後呢,她一開始以為那單純只是依附在B身上的靈體, 但無論如何都令人感覺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有一天,她看到了『那個東西』從B的身體裡冒出來,才恍然而悟。

『那個東西』就居住在『B的身體裡面』。 「……不知道B的身體算是通往那個東西所居住的世界的出入口,  或B本身就是那個東西的居所,總之應該不脫這兩種可能性。」 A似乎也不是很能把握詳細的狀況,但總而言之, 她說那個東西就是會在B的身體裡進進出出的。 其他的靈體全部都會對B退避三舍,大概是因為那個東西的影響,所以沒有辦法接近B。 「那個東西根本沒有打算保護我們,我也不覺得它真的很重視B。  

不過呢,如果自己家裡的大門或房子本身有損傷的話,它也會很困擾的吧。所以囉。」 即使她覺得想辦法處理一下會比較好,但B本人似乎並不相信幽靈存在, 而且那並非一般的靈體,她也不認為真的有方法能夠驅逐它。

所以她就決定如此作壁上觀了。但她也並不想自己主動接近B,至少她是這樣對我說的。 但是,她知道『那個東西』會保護B,避免B遭受嚴重的危險侵害。 然後,她感應到那一天我們想去某個真的非常危險的地方, 而既然沒有辦法阻止我們,那就只能想辦法讓B身體裡面的『那個東西』保護我們了。 當時她心裡似乎是這麼打算的。

「那個東西只會出手保護B一個人而已,只要稍微離她遠一點,  就會被井裡出現的那個東西纏上,人生也就就到此為止了。  

不論是○○或是其他人都是一樣的。」 她這麼一說,讓我不由自主地感到背脊發寒,為了沖淡這種感覺,我對A這麼說。 「……但是,依附在B身上的那個東西究竟是什麼啊?它其實也還不壞吧?  至少就結果論,它還是會保護B嘛」

我話剛說完,A的眼裡就流露出一種也不知道是羨慕還是鄙視的複雜神色。 「欸,○○,如果說在你肚子裡的寄生蟲願意在它孵化之前保護你的安全,  這樣你會很開心嗎?」 「……」 ……我隱約能瞭解她想表達的是什麼了。

總而言之,寄居在B體內的那個東西,就只是自私自利地躲在B體內, 或者是進進出出的,說不定其實它也從B那裡奪走了一些什麼東西。 說不定哪一天它也有可能會由內而外,穿破B的身體,跑到其他地方去。

那時候說不定也會對周遭的環境造成影響,而且B本人對這件事情一點自覺都沒有。 「也只能就這樣放著它不管了吧」 說完之後,A嘆了一口氣。 「從井裡面出來的那個東西,也真的是很厲害。  感覺就像是神明陷入了最糟糕的狀態之後的產物。  恐怕是那種尋常的通靈人沒有辦法應付的角色。  

B身體裡的那個東西都有辦法跟那種東西正面對決了,  再怎麼想辦法處理也是沒用的吧。」 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我跟A、B也都出了社會。 因為突然想起了這件事情,所以就到這裡來發文。 另外,也是因為B主動連絡,我才會想起這件往事。

她不但已經結婚,連小孩都已經生了,似乎過得很不錯。 我打電話給A的時候提起了這件事情,她的感想是: 「如果在B安享天年以前,那個東西都可以這麼安份的話,那就真是謝天謝地了。」

可想而知,A現在也很確定那個東西目前仍然潛伏在B的體內。 跟普通的靈體有所不同,並且會寄居在人類身體『內部』的『某種東西』, 那究竟是什麼呢?不,其實我對井底的那個迷你屋裡冒出來的金屬聲響也感到很在意。

不論是有關哪一邊的相關資訊,如果各位心裡有聯想到什麼的話,請務必告知我。 抱歉,文章寫得太冗長,就此打住。 後記(571) 我就是那個在前面發表有關井底的迷你屋,還有我朋友體內寄宿的某種東西的無名氏。

當時發文的時機好像不是很妙,著實遺憾。 而且在那之後我還遭受池魚之殃,被列進IP管制的名單裡了 orz 我也只是想問問看超自然板會不會有人知道相關的訊息啦。 雖然與正題無關,不過B在講怪談的時候,往往都會這麼說。

「我真想體驗一次真正的靈異體驗!畢竟我一次都沒有體驗過呢。」 在上次我描述的那件事情前後,她好像也曾經嘗試過各種試膽活動, 或是筆仙那一類的遊戲,但好像全都失敗了。 A之後對這件事情下了這樣的評斷。 「我覺得應該是沒辦法成功的吧。B本人好像沒辦法看見那個東西,  而先不要說B到底有沒有通靈的天分,其他的靈體根本就沒有辦法靠近B啊。  至於井底的那個東西,因為它本身也不是尋常角色,所以才會想要去接近B。  

這大概就是為什麼B體內的那個東西也刻意要讓B睡著,全力地去抵抗對方的原因吧。  不過這完全都是我想像的就是了。」 這麼一說就讓我想到,那天晚上A都已經用盡全力叫成那樣了, B竟然連一點要醒來的跡象都沒有。

另外,在這件事情生以前,我跟B閒聊的時候,好像有印象她曾經說過這麼一段話。 「我有嘗試過在家裡一個人玩筆仙(或是類似的某種靈異遊戲),但是都沒有反應,  還一整個想睡,結果就直接睡了個午覺。那種遊戲好像通常都很難成功齁?」 ……

不,我想那說不定其實是真的成功了吧……這麼一說,如果是這樣的話, 那時候她究竟是召喚出了什麼樣的東西出來啊……

點讚
上一篇:

窗簾上的笑臉,讓我寒到心裡...

下一篇:

凶宅

特別推薦
如果你覺得世上沒有「鬼」 那看完這12張照片就會懷疑了
如果你覺得世上沒有「鬼」 那看完這12張照片就會懷疑了
18點閱6點讚
英國一家人鬧鬼
英國一家人鬧鬼
靈異照片
579點閱10點讚
靈異偵查:大馬女巫師謀殺案,肢解州議員行黑巫術被識破,女巫莫娜與丈夫義子三人被正法!但死後莫娜靈體徘徊扣留所怨氣衝天!
靈異偵查:大馬女巫師謀殺案,肢解州議員行黑巫術被識破,女巫莫娜與丈夫義子三人被正法!但死後莫娜靈體徘徊扣留所怨氣衝天!
真實事件
743點閱14點讚
發佈留言
0/100
留言列表
暫無留言
隨便看看返回頂部